光的課程討論區 首頁 光的課程討論區
光的課程資訊中心副版討論區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分享專輯14. 受鎮宮遊記 4-12-2020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光的課程討論區 首頁 -> Sunday Brunch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darkshuter



註冊時間: 2017-05-23
文章: 167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四月 16, 2020 1:17 am    文章主題: 分享專輯14. 受鎮宮遊記 4-12-2020 引言回覆

分享專輯14. 受鎮宮遊記 4-12-2020

恒芬:
2020年的3月20號對我來說是不尋常的一天,雖然開始時是很平常的出去走走,但遇到一個不尋常的事,回來時我把過程與L討論,想知道我的感覺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然而,她所講的也不是我所熟悉的,或預料會聽到的。但感覺怪有意思,也有些原本並不清楚的知識。我問她是否可以分享,她說:我怕人家會說我怪力亂神,有損您的威信,汙了您的名。除非這個人你很信任,那就OK!那我就信任我們的群組吧。

3-20-2020

因今天是春分,我決定與Yara、淑子、安柔出去郊外走走。在我的理解中我們是去嘉義市的“壽正宮”。我不知那是什麽宮,供奉了那一位神,但對我來說,去什麽宮不重要,諸神眾佛都值得禮敬,我只想到一個能量好的郊區走一走。

她們三個也以為此宮在嘉義市附近,因此我們悠閒地九點才從高雄出發,還覺得時間很充份,出去沒多久就在休息站悠閒地觀光喝珈啡,到了嘉義決定先吃中飯。吃了中飯開始找我以為的“壽正宮”。那知依導航一直走了三個多小時才知道原來我們要進阿里山的遊園區才能到他們所說的“受鎮宮”。

到了那裡,車子不能直接上去受鎮宮,我們掉頭停到遊園區外的停車場,停了車,原以為必須走上去,這時來了一位菩薩天使,問我們是否要住宿,我們說沒有,我們待會就要下山回家。他說你們要下山的話,應該現在就要下去了。我們不懂他的意思,說我們要去受鎮宮,他就叫我們坐遊園車上去,我們一去車站,馬上就有車上去,一路上欣賞盛開的櫻花,到了受鎮宮,我們雙手禮敬,既未燒香也未燒金紙,帶著走走的心上二樓,二樓空無一人,我們發現有一個小房間,寫著要靜坐請脫鞋。Yara說我們就靜坐一會吧,因最末班車是四點半,我們只有十分鐘的時間。Yara便設了十分鐘的鬧鐘,當我們都坐定準備好靜心時,Yara一聲開始之後,便聽到響亮的鐘聲及嗚鼓聲,我感到整個脈輪都被打開、清理與淨化。

靜心結束時,我們四人都覺得好神奇,每個人都感受到那鐘鼓聲的波頻,而鐘鼓聲響起時不是在正點上,它應該是在三點五十分響的,無論如何我們坐定後立即響起的巧合,實屬不可思議。

不可思議的還有:

1.我如果知道是要上阿里山,我會覺得路途遙遠,很麻煩就不會去了。而我們四個人居然都沒有一個知道它是在阿里山上。提議去的安柔不知道在那裡,怕導航不正確,還下車問路,指路的人只是說妳們沿著雙黃線一直上去就是了。淑子是嘉義人,上山無數次居然不知道那兒有一個受鎮宮。在路上有其它寺廟的標示,就是沒看到受鎮宮的標示,我還說這受鎮宮居然不放路標,一付每個人都應知道此宮在那裡,好大牌。我還在想如果事先知道要這麽遠,我會因路途遙遠就不來了。

2.受鎮宮所供奉的玄天上帝是由武當山請回的靈。而我曾想去的五臺山、蘆山、黃山等地一直都沒去,就偏偏在前幾年無意中去了武當山。

3.當我們要下山時,又碰到那位為賓館招攬住宿的菩薩天使,告訴我們下山時天黑了,要沿著雙黃線開,才會安全。結果不但天黑了,山中還起了濃濃的大霧,我們完全看不見前面的路,幸而知道要沿著雙黃線慢慢開下山。一路上有幾部車無視雙黃線,不耐我們的龜速,超過我們的車呼嘯而去。我們只能按著我們所能開的速度下山,終於一路平安地回到高雄。

回來後我給三位朋友發line說:感謝各位今天把我帶到受鎮宮,雖然我不知道我們去的目的,但我知道有重大意義。我們就以平常心接受它的開展。

接著收到L 給我的Line,要我對返美之事三思,我便與她討論當天的經歷。我說:雖然我有些內在感知,但我不確定是否如此。我最先的感覺是我們受召喚上去領旨,但隨後又覺得神的旨意不一定要我們去到那兒去領,我們都已領旨在盡我們所能地侍奉了。

回來在Google上查了一下,原來受鎮宮是當年阿里山的筏木工人膜拜玄天上帝求平安的地方。因此我的感覺是:

1.我們去領受平安符,因此無論我到那裡,都是平安受到保護的。

2.儘管有時我們的生命會有在漆黑濃霧九彎十八拐的山路中摸索前進的時候,只要我們遵循引導,不要著急,不要怕別人超過我們,按部就班地走,我們便會平安回家。

不知妳是否覺得還有什麽是我沒有意會到的?


L:
我知道那宮!每年玄天上帝生日都有某種蝶會飛來停在玄天上帝的身上為他祝壽。我親眼看過,很玄奇。玄天上帝是無極天,很嚴厲,負責新天新地的新極星,定位定向定錨,南北軸都在校準,宇宙日月星辰間的引力也在變動…絲毫不能有偏差,所以玄天上帝很忙很嚴厲。我很怕他!

恒芬:
大概是我遲頓吧,不知要怕,只覺得他好慈祥,一路上把我們照顧得好好的,首先我們不知道受鎮宮在那裡,本想先去“壽正宮”出來再吃中飯。但突然覺得要先吃,才能在那兒安心地玩。所以吃了一頓美食才上去,還好先吃,否則三個多小時的車會把我們餓死。臨走時又叫那位菩薩告訴我們要沿著雙黃線開下山,真的是慈祥周到。


L:
真的耶,很明顯是召喚您去,VIP!玄天上帝曾示現給我看過,是以非常星際的形象呈現的。所以我才知道他在地球揚升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他很辛苦,因爲天地人頻率一直無法校準,地球頻率一直無法到位。

恒芬:
太神了,我從來不知道玄天上帝的存在,即使前幾年去了武當山也是懵懵懂懂,今天才真正意識到他的存在。


L:
你今天才意識到玄天上帝的存在?哈哈!難怪被請上去。抱歉小的笑了!

恒芬:
是啊,我對道家的門路一直沒弄清楚。感恩不盡,也感謝妳讓我知道玄天上帝的存在。


L:
是我要感謝您跟我分享。他是北極星,是引領很多人回家的指標方向,所以跟您很搭呀!哈哈!他絕對是很嘉許你!

恒芬:
我只是小小的跑腿員工,上面有多少長官,他們是誰都不知道。只知道悶頭盡力做我該做的事就是。


L:
我記得我看過相關資訊,我明早看能不能找出以前所記錄的有關玄天上帝的的訊息,找到再完整地寫給你!

3-21-2020

L:
農歷3/3是玄天上帝生日,就在下星期四,哈,您提早去跟祂祝賀。

每個人都可自己利用各種方式觀看北極星(玄天上帝),而觀看北極星皆會對自己的內心產生影響。「其實北極星的本質是宇宙的一種電漿體,本身並無任何意涵,其重要性全然由我們所定,縱使如此,它仍提供我們一個方向,一個定位,進而返照自己,觀照自己。」——文史工作者陳進成——

陳老師這段話我個人覺得很有感,因北斗七星就是天體定位定軸很重要的星宿,群星之所朝宗!所以我覺得玄天大帝召喚您前去用意之一也是想嘉許您這道宇宙之光,您就像北極星,幫助多少靈魂在茫茫星空找到歸鄉的方向,在茫茫人海尋到回家的路。

下面是我寫於玄天上帝示現一瞥後之感言:

「找出生命中最燦爛明亮的北極星
在失去方向時,抬起頭,就能得著光照與指引
在想放棄時,抬起頭,就能得著支持,得著力量
讓它幫助你航行於茫茫人海中,心有定盤,有盼望,不隨波逐流,不迷失,不徬惶!」

L:
道家學說的主旨,就是研究生命規律而突破生命規律,所以北斗七星對於道家學說,從開始就具有極大的意義和崇高的地位(因為北斗註死,所以北斗是道家追求長生不死的主管單位) 。道家學說的經典《雲笈七簽》中的日月星辰部就有對北斗七星進行詳細論述的理論解析。

北斗主管能量代謝,而道家的龜息,胎息,踵息等法門,無一不是在減少能量代謝,就像千年神龜一樣,通過吸、息、呼的協調,達到真息不死的境界。二十八宿的北玄武,也就是神龜的意思。

上面這些都是我好多年前參與一個跟北斗七星有關的時空任務所記下的資料…很多都不見了,就只剩下這些給您參考。

恒芬:
長了知識,感謝!


L:
北斗註死,很多人會拜玄天上帝求長壽。所以…看來老大必是福壽綿長。如果您4/5堅持回美,還真的需要祂一路護持哩。您應該不只是領你的平安符吧?我想下星期也來去阿里山跟玄天大帝祝賀並請示!好多年沒去了!

恒芬:
可以去喔!我下次回來要去住一晚。


L:
每年玄天聖誕,也可以看到好多隻神蝶飛來祝壽的奇景

恒芬:
那我盡量在明年三月玄天聖誕也去。


Tina 柳婷:
「鎮」,跟校準有關吧?調整地球的軸向。該宮應該也是一個能量點呢!

玉苒廈P15:1.5你們內巴頓的地方宇宙屬於奧溫頓,即第七超級宇宙,它在一號與六號超級宇宙之間運行,它在不久前(按我們的計時概念)剛轉進超級宇宙空間層的東南部彎道。現今,玉苒廈所屬的太陽系已繞著南彎道旋轉了數十億年,所以你們剛從東南彎道向外移動,並沿著悠長而相對直線行進的北向軌道快速行進。在將來無數的世代中,奧溫頓將持續沿著這條幾乎是直徑朝北的路線向北前進!

Yara:
我請教了歌唱班的班長,他是廟的主委。他說有貴賓來到才會敲鼓鳴鐘,因為 15:50 不是鳴鐘敲鼓的時間。他表示我們應該是很有福報神知道貴賓來了。

恒芬:
真不好意思,我們兩手空空地去,既沒買香,也沒有燒金紙,也沒捐獻……


唐淑子:
我家供奉的就是玄天上帝,我老爸就是他欽點的乩身,真是緣分很深。

Yara:
開車時的心情就是北極星,幫助多少靈魂在茫茫星空找到歸鄉的方向,在茫茫人海尋到回家的路,一模模一樣樣的心情啊!眼前有霧、別人如何逼車,都要凝定心中自有方向,堅定無懼直到終點。

3-22-2020

恒芬:
L說她與丁敏決定25號上阿里山為玄天大帝祝壽,訂的旅館剛好可以再接受一個人,我便決定再次前往。


丁敏:
真是奇妙的上阿里山受鎮宮因緣,我更興奮的是居然能和您上阿里山受鎮宮。

我從前看過記載有一個宮廟的玄天上帝生日時,會有蝴蝶飛來祝壽,卻不知道是在阿里山上。

最近自己也看了一些玄天上帝的資料,網路天文資料說明北斗星和北極星,以及北方七宿(玄武)是不同的星座。找到北斗星就容易找到北極星。北方七宿屬金牛座,是黃道周圍二十八宿的北方七宿。我再看中國古籍,古人常把這3個星座混為一談!所以玄武大帝,玄天上帝也成了北極星大帝?

我自從和您去了武當山,就對玄武大帝有一份情感,前年底,我還請購了一張玄武大帝的畫像,掛在小兒子住處。

恒芬:
妳還比我靈一些,雖然那年我跟你們一起去了武當山,卻沒有領悟到那是玄天大帝的宮廟。因我去的目的在遊山玩水,不在求神拜佛,所以根本就沒去注意供的是什麽神佛。難怪這次要被叫上去。


丁敏:
哈哈!我其實一點感應都沒有耶!我只是今年超想去阿里山看櫻花。

恒芬:
那也是屬靈的召喚,我們真的都是一家人,所以走散了還是會再度聚首。

(注:我與丁敏失散了幾年,之後在一次“不期而遇的偶然”,我們又相聚了,自此我們都極其珍惜這同是光的家族成員的緣份,總是保持著聯繫。)


丁敏:
我非常贊成L的觀點:「我覺得玄天上帝召喚您前去用意之一也是想嘉許您這道宇宙之光,您就像北極星,幫助多少靈魂在茫茫星空找到歸鄉的方向,在茫茫人海尋到回家的路。」您翻譯光的課程,真的讓許多靈魂(包括我)找到回家的光之路!

恒芬:
前兩天我接到一位老師的line說:親愛的老師:謝謝你,因為有你,在靈魂回家的路上,我們彼此相伴不孤單,也因為有你,讓我們遇見更多的兄弟姐妹,因為有你,我們的靈性成長有了依循,這一切的美好~因為有你,謝謝老師!我愛你~

當年因父親的關係雖然受到公司員工,商界朋友的禮遇,我總覺得很不自在,心裡總是感到很虛,因那不是我賺來的。現在,因我的付出而被大家所關愛,則是很大的安慰與喜悅。但我要說:回家的路有許多,只要我們渴望,即使沒有光的課程,還是有其它的路可以回家的。只是這條路與我們較為相應,所以我們能一個梯隊一個梯隊輕鬆愉快地一起前進。

因此上自上父、上子、上靈,默基瑟德天使聖團、淨光兄弟的上師們,下至為我們傳遞這套課程的Toni奶奶,及所有習修光課的教師們與同學們,都是我們要感恩的。


美君:
萬事萬物皆涵蓋在宇宙之內,宇宙之大實不可測,宗教沒有大小、你我之分,真正的大是包容一切,不貶低、區分任何宗教或人、事、物。

台灣民間多為傳統道教信仰,但隨著時間的流轉,傳統信仰所帶給世人的往往只剩對神明的信仰及行善的價值,卻鮮少宣揚「道」的精神,缺乏給予世人進一步的覺醒資源及教導,僅剩的只是宮廟大小、靈驗與否的比較,在光的課程初階課文p151中提到「道」,當你們達到自身就是「道」的境界時,你們必然成為「道」的指引者,道家思想澈悟宇宙真理,超越一切卻又包含一切,所以我個人愚思,神尊安排了諸多巧合,也許原因在此。

所以我們實在需要真實、確切的去明白「道」才能真正的為人師表,在傳遞光的課程、上師的精神、能量、理念時,當老師很容易,只要課程講久了就熟練,但要當個導師不容易,因為要先知「道」、見「道」並瞭解真實含義、心法相契合、規範、法則,如此才能真正體會而成師。

將道家思想,轉化成新時代觀念,用深入淺出的方式,讓更多的人明白~萬法歸一。

親愛的恆芬老師,宇宙教導沐浴我心,但文筆淺拙無法到位表達,僅能以有限言詞稍加傳遞,請老師見諒!

親愛的老師:
Toni奶奶年事已高,台灣的光之子也因此許久不曾再相聚,您是光課程的燈塔、指標、指引者,在台灣,這份能量需要您的凝聚並擴散,在此刻還有許多沈睡的光之子,靈魂需要被喚醒,被喚醒的光之子需要被指引,地球仍在持續揚升中,所以需要更多的人加入覺醒、覺知的行列,所以需要老師您的帶領讓更多的人提升自己,並使自己進入宇宙的光海,將更多的覺知帶到地球。

泰麗:
那一天我們在咖啡廳聽了妳描述的受鎮宮奇遇記的細節跟L給你的回覆。太多的巧合讓這段過程成為絕對是一個冥冥之中的指引,這樣的巧合神喻資訊,不論是聽聞還是我自己的親身經歷,我都已經重複經歷了無數次,所以我是視為理所當然,見山不是只有是山。只是看了美君老師的回覆,對於她那更深層面的感知剖析,依舊感到非常的折服,因為她的看法啟發了我這個靈性程度粗淺者。

BO一舟:
北斗七星的人來地球就是神仙。

珈寧:
北斗九宸,調理綱紀,統治乾坤,在道家,人體中的經脈穴位也對應天上星宿,具體到北斗七星是一一對應人的七竅,具體還有什麼玄妙,我也只能慢慢去參悟感受了。中國的神話自成體系,現在年輕人不知道了,覺得太土,覺得西方的天使更時髦,倒是各玄幻小說中常常提到,讀網文小說的小朋們很熟悉。北斗七星,即北斗七星君,是道教崇奉的七位星神,即北斗七星。列出名諱,分別是:一天樞、二天璿、三天璣、四天權、五天衡、六闓陽、七瑤光。北斗九宸包含北斗七星,北斗七星再加上洞明宮外輔星君、隱光宮內弼星君,合起來就是北斗九宸。

恒芬:
我想我們進入玉苒廈的第二部-地方宇宙時,或許可以找到可對應的資料。


亞南:
我想從這篇可以看出有些指引還是通過各種管道給予了,我查了一下玄天上帝就是過去常說的真武大帝,由於在世間的凡人在命名上的多樣性,很難把這些命名與《玉苒廈之書》中的一些命名同樣比照,因此我尊重您的個人記錄和感受。

如果從書中角度來說,無論是佛陀觀音,還是老子孔子,包括真武大帝,以及諸多在世間修行得道而被凡人稱作神仙的存有,都是屬於揚升凡人的類別,與真正的天界諸多神性人格體還是有所不同的。這些揚升凡人之所以在凡間被人們尊稱,是由於他們通過不同方式仍在為凡人服務。

小蕙:
子不語:怪力亂神,中間是有頓號的,是「子不語:怪、力、亂、神。」,表示這四件事不是孔子所知的,所以他不做評論。說老實話,我是個麻瓜,對靈性的指引真是遲鈍又遲鈍,對老師的經歷只有讚嘆,還是讚嘆。我深深相信神靈存在與我們相交的較高次元中,掌管著宇宙秩序、接引人們並給予啟示讓人增長智慧,於善巧方便時讓我們知曉祂、看見祂,或許祂們的能量充斥著整個空間,心靈開放的人自然與之相通,而有所啟發。我想很多事不是巧合,而是冥冥中的註定。

網路資料:受鎮宮門牌為香林村西阿里山45號。

臺灣日治時期,日本政府為利用阿里山森林資源,廣徵工人興築鐵路、開採林木,但因地處高山、交通不便而醫療資源貧乏,工人只能聽天由命[1]。當時傳出負責燒7號蒸汽集材機的工人目睹靈異事件[2],且白米洗煮後經常變成紅色[2][3]。日本人在1935年建立樹靈塔以作安撫[3];工人則從故鄉松柏嶺受天宮迎來玄天上帝香火祈福[2]。工人在住處膜拜玄天上帝平安符,後有人提議將神符安奉於工寮供人參拜,就成為當地住民信仰的寄託[1]。伐木結束後,許多工人遷居阿里山,原想蓋廟,但當時日本人反對[2]。1945年在現宮址前20公尺建廟,於1948年落成,命名「受森宮」,1955年完成改建後廟名改為「受鎮宮」[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8%BF%E9%87%8C%E5%B1%B1%E5%8F%97%E9%8E%AE%E5%AE%AE

聽導遊說玄天上帝曾經救過蝴蝶仙女,因此蝶仙感念救命之恩,每逢玄天上帝誕辰,定派來七隻仙蝶飛來祝壽。該導遊講有一名蝴蝶標本收藏家西館辛,曾向廟中的主持商量願出新台幣五百元買一隻,但用擲杯喊到五千元,卻一直沒有得到聖杯,只好搖頭而去。[11]

https://tw.mobi.yahoo.com/news/%E7%8E%84%E5%A4%A9%E4%B8%8A%E5%B8%9D%E4%B8%89%E5%85%84%E5%BC%9F-%E5%90%84%E6%9C%89%E5%B0%88%E9%95%B7%E9%A1%AF%E7%A5%9E%E8%B9%9F-111145801.html

世新新聞阿里山受鎮宮帝爺生神蝶祝壽櫻花盛開1090325 新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kImUHBKGaE&feature=share&fbclid=IwAR2srn-eM21beCqLyfOYvJkItzxC5B81AFM3BYKhqhTWQBLINR7U6J8HtGo


3-26-2020 第二次上阿里山

恆芬:
知道自己是被安排上去領平安符(虛面領受),總想著再上去表達謝意。但因返美在即,我想的是九月回來時再上去。但23號晚間,得知L 與丁敏教授將于25號上阿里山,因26號是農曆三月三號玄天上帝生日,他們要上去祝壽,旋即決定與他們一起上去。這次我們在時間上安排得較適當。二點多我們就在山上,因恐第二天人多,我們先去祝壽。祝完壽上二樓時靜坐室已有四、五個人在內。這次入坐時並沒有敲鐘鳴鼓,但在我們走出靜坐室穿鞋時,它卻響了,我們立足靜心等它結束。之後L要我們圍著二樓室外的香爐繞三圈,我們繞完時,又聽到鐘鼓聲,我們又立足感受它的波頻;之後L又說需要定位,她讓我立北方,他們三人東、西、南各一方。由我帶著旋轉到我想停時便各立原位。當我回到我的原位停下來時,就在他們也各自回到原本的位子時鐘鼓聲又鳴起。短短的30分鐘,我們聽到三次的鐘鼓聲。

下樓時我看到淑子的line,說她跟她在嘉義身為宮廟主的父親談起我們20號去阿里山玄天宮聽到鐘鼓聲之事,她父親說:啊你們受到那麽大的歡迎,有沒有表示什麽?她說沒有啊,她父親笑笑沒說什麽,但她叫我先代她添香油。我們填寫單子時,問宮廟的人鐘聲是什麽時候會響,一位說有神明回來時,一位說有貴賓來時,我說那你們怎麼知道神明回來了,或貴賓來了?她說我們不知道,是電腦在操作,我們無法控制電腦什麽時候要響,什麽時候不響。天啊,電腦也通靈嗎?

這一次我們可以悠閒地從受鎮宮走回旅館,因沒吃中飯大家都餓了,便飽食了山中的特產如山芹菜及山筍。回旅館我們洗了澡休息過後,於10點靜心。這次大家都覺得比起平時,更能入靜,也更能有入禪定的時刻。

由於知道要上山,我備了一小盒鳳梨穌送給那天告訴我們要延著雙黃線下車的陳先生,向他表示感謝。接著就讓他帶我們看日出,這是他營業的一部份,這樣我們可以不用在四點起床去趕小火車,只要在近六點天亮時坐上車由他開車去一個山頭看日出即可。我們很幸運地那天剛好萬里睛空,又沒有風,溫度不是太低,很舒服地看完日出,他還帶我們去看第二大神木,到玉山國家公園至此一遊。回到旅館吃了早點,我們便出發遊園。

疫情期間人很少,我們盡興地欣賞盛開的櫻花,曬著暖烘烘的太陽。下山前在我們未能訂到房間的阿里山賓館喝了咖啡,吃了茶點,在天黑起霧前回到嘉義高鐵站,圓滿結束祝壽之旅。我再次感受到玄天上帝的無微不至,可以感受到他說:既然九月要上來,不如現在上來吧。現在櫻花盛開,人又少,是最美的時候,不如現在上來吧。我抓住機會上去,果真享受到如果不是疫情絕對無法在這樣的櫻花季中享受到的遊客稀少的清淨。

回到高雄,我向一起上山的夥伴們致謝,也感謝玄天大帝的照顧,讓我得以為領受這寶貴的平安符做一個完滿答謝。相信各位也將平安地度過這次的疫情。

S:
真的太榮幸能跟上這趟美好的旅程 (happy face)。

丁敏:
感謝能與大家同遊阿里山櫻花祭,這是一趟奇妙又愉快的小旅行,特別驚喜親眼目睹來為賀壽玄天上帝的神蝶。

祝福Vicki平安健康返美,期待9月再相聚!

恒芬:
我20號看到的幾隻美麗的大蝴蝶直到26號都一直停在玄天大帝的神像上,一星期以來都沒移動,據說平時神像上確實沒有這些蝴蝶,誕辰過後的幾天他們便會離開。


3-27-2020 星期五

L:
早上突然一個念頭,想到這間廟。

https://travel.ettoday.net/article/1539082.htm

我會知道這間宮廟,是因為有一天跟朋友去南投的部落玩,回程時突然狂風暴雨,雨大到必需找個地方休息一下,結果就緊急開到旁邊的一間廟,一下車,從左側進到廟,抬頭一看竟是太乙真人,震驚呆了!因為就在前一天,我才在課堂上提到我不知道台灣寺廟哪裡有太乙真人?想不到隔天,竟然有這種方式讓我看到了太乙真人。

後來才知道我們避雨的這家宮廟在當地其實是非常有名的,主神是玄天上帝,在921地震大顯神威,廟都倒了,玄天大地神像毫髮無傷⋯鬍鬚還每年長…威名遠播到海外,有很多香客都是遠方慕名而來。下次有機會到南投玩,可以去拜拜喔

恒芬:
好啊,這一兩年似乎在無意間開始與宮廟有更多的連接,或許是為我們修訂玉苒廈進入地方宇宙時,理解地方宇宙的各系統做準備。


丁敏:
我家走3分鐘就有一個主尊太乙真人道場(公寓一樓連2間的,總共6間),只是我這個麻瓜還是把太乙真人當做封神演義中的故事人物,偶爾參加個點光明燈或經過敬個禮而已!我要好好調整自己的心態了,不要一直做麻瓜。

此太乙道場,好像都會帶信徒回本山四川金光明洞朝聖。

L:
我更麻瓜,還常叫成「乙太真人」!跟宮廟不大熟~~

恒芬:
我想前後兩個梯次與我一起上山的人,可能負有澄清宮廟的功能與作用的使命。現在是我們瞭解他們的階段,到了我們進入啟示者們講述地方宇宙時,我們再依我們所理解的,為宮廟的存在做一些正面的闡述吧。

宮廟因被許多不肖子做為不當謀財的工具,被一般人所曲解被汙名化與貶抑。但事實上有很多宮廟與宗教一樣,努力從事教化社會人心的工作。目前光的課程以及許多宗教都同樣地面臨這些現象,雖然我盡力為光的課程撥亂反正,但也只能提供一個大原則與方向,無法抑制一些心態不正常,精神或心理有問題的人出來開班授徒。但我相信上師們一直在洗涮篩檢不符合帶領光的課程的老師的。與此同時,能否找到真誠有愛,不掌控學生的光課老師,是個人的福德因緣。遇到有問題的老師,往往也是學習識別的一個過程。

至於這星期的這段經歷,或被托負的事,我相信當我們修訂到地方宇宙時,許多人會出來合力,集思廣義為宮廟的存在與功能做一個公平客觀的闡述。但玉苒廈之書Part 1的超級宇宙須先整理出來,因為這批文獻是由至高神靈一個環路一個環路,一個層級一個層級地往下講,光的課程引導我們從較低層面的人一個階梯一個階梯地往上走,當較低意識與較高意識交會時,自然有助於人性靈意識的擴展與進展達到無限的永恆。


3-28-2020

Oulee:
看了妳的受鎮宮遊記,很有意思,每個機緣,因緣巧妙!的確,有很多人藉由各種管道在做教化工作,然而,如何摒除私欲私心,著實有功課!

相信在多年淨化研修後,妳的功力深厚,應已毫無畏懼,自由自在了!這趟回去,應也有妳的使命!美國成為第一大疫區,需要妳這位大天使回去淨化!

恒芬:
我沒有那個功力,我只知道我得回去,但為什麽得回去,只能靜觀。或許只是出於對我個人而言比較好而已。


Oulee:
妳的心是淨化的,那個力道是凡人無法理解的!作為祂的工具管道,任憑祂發揮!讓祂的力量無限運作!

小蕙:
好神奇啊~老師都會遇到神奇的事呀~老師這文章po出來~受鎮宮會更多人想去~比如我,哈哈哈哈

恒芬:
昨天在惠玲老師那兒制香,聖明堂的師姐也在場,我問她是否所有供奉玄天大帝的宮廟都是一樣,她說每個廟的分靈還是不一樣,要找與自己有緣的玄天廟。或許這就像光的課程有許多老師,大家基本上都在耶穌基督與默基瑟德天使聖團的引導下學習,但我們還是與不同的帶課老師有不同的緣份吧。但我相信我們無論去那一間宮廟都不會產生相斥作用。我聽安柔說她親眼見證了大甲媽祖與白沙屯媽祖在出巡時在路上相遇,當時的盛況與兩位媽祖所展現的情誼與愛的能量令人感動得落涙。


3-29-2020

春燕:
記得當年我們同遊武當山,下山時我們倆在園遊車上,您說此行最特別的是在真武大帝旁掛牌寫著[西元1416年朱隸修建…],讓您想起很久以前,Toni reading時跟您說在十四世紀您曾是中國宮庭的司祭,在1450年因傳導錯誤受責難而死,發誓從此不再行通靈之事。或許在1416年修建真武大帝之宮時曾在場。我想這也說明您與武當山與玄天大帝有很深的緣份,雖然您已不記這段事了。

您上阿里山的紀錄,我想的確是如您所說的是去領受平安符的。二月初臺灣疫情開始,美國相對安全,少有人敢回臺灣,您仍回台就帶領著大家靜心,為大家送光祈福,相信玄天上帝都看到了。

玄天上帝是北方的主神,也是降妖伏魔,消災解厄之神。玄天上帝在武當山修行42年得道成仙,武當山即位於湖北,我們上武當山去程回程都經過武漢,所以我對武漢特別有印象。

我覺得您受召喚領受平安符,是玄天上帝借著您帶著平安符回北美,當您帶領光之子在光網送光時,將玄天上帝平安符的療癒能量傳播全球每一個角落。

恒芬:
謝謝,幾乎所有知道我的受鎮遊記的朋友都覺得我可以安全地回到雪士達山。

美鳳老師在分享12. 巴夏談玉苒廈之中時說道:在凡人與神(萬有之父)之間,還有系統君主和星座的父親以及地方宇宙和超級宇宙中的神靈和存有等等,這中間地帶的存有也仍然正在幫助我們地球人類的成長,玄天上帝是凡人揚升而成為照顧凡間的天神。我很感謝他的照顧。儘管我不認為這次的病毒是妖魔,它是為保護地球,避免地球母親因承受不了人類的種種肆虐而崩潰所帶來的更大災難而啟動的。但在病毒的傳播運作中,誰會被波及卻是無法預知之事,有玄天上帝的平安符,我相信病毒也不會入侵了。當然我還是得小心以敬畏之心,保護自己。


L:
朱隸是篡位的明成祖,在靖難之役得玄天大帝之助才能殺出重圍的。如果沒錯的話,您有參與明代「道藏」的修訂,所有修訂者都是道家天師級的,也都領有玄天上帝的符令,所以您這次受鎮宮之行應該不是只是領個人平安符,而是再次領受當年的令符,等您回到雪士達山,雪士達山是地球的光網格線輸送光的基地台,在這超強能量漩渦點再繼續帶領光課人集體靜心7天,能幫助集體調頻校準外,還能幫助疫情的早日平息。

恒芬:
哇,妳太厲害了,我忘得一乾二淨,妳卻能查得這麽細。

L:
哈,原來您一直都在搞修訂~~

恒芬:
真的是,我想轉業都轉不成,太不公平了。




L:
這部「道藏」在明朝都是放在真武廟的。天啊!真有「杜」耶

恒芬:
我一直以為我是佛緣較多,沒想到與道亦有緣。


L:
都是百家混過的啦!

恒芬:
但我現在對道家經藏可是一竅不通。


L:
修訂都修到煩死了,怎麼會想看呢?

恒芬:
浪跡天涯,卻什麽也不記得,白混了,當年修訂歸修訂,自身就是沒修好,這一生也一樣,唉,悲慘世界。

L:
當年能參與修訂的都是玄天上帝欽點的耶!

恒芬:
那又怎樣呢,船過水無痕,什麽都沒有,連想提當年勇的記憶都沒有。不過還是要感念玄天上帝念舊情,在這疫情期間還記得要保護我。我有個疑問,既然是修訂的文書官,幹嘛叫我通訊息呢?害我因犯錯誤而死。


L:
老大,修訂的都是天師級的,不是文史官

恒芬:
記得Toni好像是說並不是被處死,而是我自己羞愧而死,真冤。我想自那之後,我就淪落過著庸庸碌碌的生活了。看來比起當年,我的靈魂是退展的,這又把我氣死了。

L:
是人的這角色沒怎樣,但在靈魂的進展上應該有那麼一點「怎樣」才是!靈魂是進是退不得而知,但明朝是玄天上帝神威香火的全盛時期,當年您的人應該很是榮威閃耀,越想覺得越妙。

小蕙:
忽然想起一句話~退後原來是向前~我想vicki老師怎樣都是編撰著書的第一把手,所以不管您靈魂如何進展,都要被派來支援這本《玉苒廈之書》的,哈哈哈哈,上師挑人很厲害的~很榮幸能幫你打下手~沾沾光~

恒芬:
所有參與的人都是被挑選了派來的,大家分工合作,沒有上手下手,只有雁行理念。

美鳳的巴夏(2)一篇,擅長論文的丁教授也讚歎,她還以為是我寫的,我趕緊澄清。小蕙妳P23的摘錄,我也覺得很好,已寄給亞南審核了。可見我們都是一個整體。其實我們本來就是一個靈魂團體。才會在在時間點上聚合一起完成這劃時代的大事。論字排輩,所有參與的人終將排到前面帶領雁群的飛行。且青出於藍,妳也不會例外。

小蕙:
我還是只想當螞蝗~會發光的螞蝗~哈哈哈哈我這幾天有空就回去看摘錄,看到自己講的話,我發現我有講過嗎~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失憶也太徹底了,而且那些摘錄看過了怎都沒印象,更扯的是,幫美鳳姐姐打的摘要我也覺得陌生…幸好平常辦事還好~看來我腦袋只剩魚的記憶體~

恒芬:
很正常的,這也讓我對L所說的編輯過的道藏毫無印象釋懷些了。我們人腦的記憶可能會有選擇性,但我相信凡經歷過的都儲存在阿賴耶識中,必要時就會被啟動。


小蕙:
看來我的不常啟動。

恒芬:
妳已啟動了,P23的摘錄,以處女篇來說,就做得很好。

小蕙:
我都覺得那不是我寫的…=_=,我腦袋放空。

3-30-2020

春燕:
您上阿里山受鎮宮進小房間坐正,鐘聲鼓聲鳴響,此時玄天上帝就把令符付於您了,讓您帶著令符回疫情嚴峻的美國,慈悲的玄天上帝要在雪士達山透過光網將治療疫情的令符傳到全球。新冠性肺炎已遍佈各地,來自湖北武當山的玄天上帝要助人類一臂之力。

4-3-2020

Yara:
一起送光祝福 vicki 旅途平安,我也會在我的群組邀約大家一起祝福!我們的言語與文筆不好但是心意是滿滿無限的。我們會發動我的群組全力守護

恒芬:
謝謝,在大家力勸我暫時不要回去的時候,也不是沒有恐懼,但每當回想我們當時在受鎮宮時的鐘鼓聲,就又有力量了。我相信春燕說的,我們去的那天就接了符令回去幫助美國,玄天上帝無條件的愛真不是我們所能理解的。沒想到玄天上帝也關懷不知他的存在,沒有供奉他的美國人民


Yara:
哈哈神是無國界的。加百列的名字忽然跑進我的腦海。

恒芬:
嗯,據說雪士達山是加百列的道場。我可能得探索一下玄天上帝與加百列之間的關係。

新時代人士瞭解雪士達山的重要性,是他們去申請將雪士達山立為聖山,從而成為森林保護區。新時代人士不是社會主流所接納的團體,沒有太多的影響力,而他們的申請居然成功了,從而避免了森林的砍筏,想必也是上天的護佑。我在1997年搬過來時,並不知道這一切,那時桃樂市這本書還沒出來。我只知道小城樸實安靜,雖然沒國家公園般的奇景,但山明水秀,正是我喜歡的地方。當時Toni 有說我是受到上師們的召喚搬去的,但當時我完全以為是自己要搬來的。

Yara:
越來越映證很多事在日常生活中隨緣開展。

恒芬:
往往我們以為很平常的偶然,如果細心體會,便會感到它的奧秒,但一般人可能會覺得我們在捕風捉影。所以我也不太說,只跟瞭解的人聊聊。


Yara:
跟您聊天時,我心裡很觸動眼角也有淚光,明明是拖地到一半卻停下來捨不得離開只想繼續聊。

唐淑子:
美國現在疫情險峻正需要更多的光注入,當老師您架構金字塔時我們會不客氣的進入共同支持,我們因為光的課程的訊息,才有機會快速的探索生命的本質,也在台灣安享安全的保護,當前的美國肯定是需要您的。我們感恩您也謝謝您親愛的家人與家鄉。

恒芬:
我不知道我回去美國能做什麽,只知道“他”急迫地要我回去,連行程都被提前一天。就請妳們在這邊與雪山的能量連接,協助加百列或玄天上帝就是了。

Yara:
忽然想到明天是20200404,這是一組天使數字阿,明天回去美國抵達時應該還是 20200404!太妙了,是天使與上師與你同在的象徵。

恒芬:
喔,是妙,這段時間航空公司的航班總是改來改去的,但改得也太妙了,就是叫我安心就是了,他們知道我一方面鎮定,一方面心裡還還是忐忑的。

恒芬to L:
據我所知雪士達山是加百列的道場,而玄天上帝授我平安符回來,很好奇這兩位天上聖者之間是什麽關係。


L:
我只知道玄天上帝是北極星,雪士達山的能量場對應北斗七星的第二顆星,而七大天使中的第二位就是加百列大天使。

恒芬:
我們對天界的奧妙所能領悟的確實不多。但我仍相信這次的病毒其實是要叫人類覺醒的智慧病毒。因此當人類不覺醒時,如果加百列與玄天上帝強行抑制病毒,不是干預了人類的學習與業力了嗎?我覺得這次病毒除了叫人類反省自己的行為之外,也在阻止一些可能會擦槍走火的戰爭,如果很快地撲滅了,人類很可能會再度陷入戰爭的危機。

L:
病毒,攸關全人類,不是我能回答的⋯若我真說知道什麼,那我還真的是太狂妄了。

恒芬:
讚歎妳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隨時審視自己避免狂妄的謙卑。我想我們只要盡我們所知的,本分地做我們能做的事,歲月自然會靜好。


丁敏:
L已經很厲害了,我啥都不知道! 而我們確要謹守Vicki所言,克盡自己本分。

恒芬:
所以我讚歎L,這麽厲害還隨時保持覺知,不做妄語。


L:
但我好像可以疊加一點點,當擴句看,僅供參考:

「病毒其實是要叫人類覺醒的智慧病毒…」這句話我感覺不完全,所以我想個人觀點疊加一下:

病毒是程式病毒,其程式設計並非是要叫人類覺醒(如果是以要叫人類覺醒這邏輯,那應該就是來自光明世界了,但is that so? I don’t know.),是人類會因這病毒所造成的生命威脅而有集體覺醒的機會,所以玄天上帝或加百列大天使都不是要【滅病毒】,而是要幫助人類改寫病毒的程式,唯有集體愛的意識的提升才能破解或說改寫這程式…就如光的課程也不是要拿掉因果,而是加速因果的釋放…行星運作也是在幫助地球集體意識的提升!…

我感覺這個病毒其實是來自暗勢力,只是這個病毒發生在人類目前這差強人意的進程,恐怕是剛剛好而已,連光明勢力也不能阻止,所以也只能允許它自然地發生,光明勢力能做的也只是儘量幫助地球人擴展光明意識,終歸還是地球人自己才能拯救自己,地球的命運還是由地球人集體決定。

光明勢力的允許,或許也是看到這個病毒也許真的可能會帶給人類集體覺醒的機會。就好像我們當爸爸媽媽的,雖然看著孩子受苦,但是也必須忍痛讓他們去磨練,也許這樣才能夠成長,所以爸媽能做的,並不是把外面的壞人全部殺死(滅病毒)而是淬煉孩子有抵抗壞人的智慧與力量。

丁敏:
讚嘆啊!人類真該醒來了,尤其西方國家。我很讚成Vicki說病毒可能阻止了一個擦槍走火的戰爭……。西方國家經常在其他國家製造戰爭。前些日子,一位來台灣的美國官員(我沒仔細記身份名字),還在媒體公開叫台灣政府準備打仗,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恒芬:
就是要賣武器賺錢啊!臺灣不知交了多少保護費給他們了。這些錢原可用於使臺灣有更好的發展。然雙方當權者為維護自己的權勢與利益,完全不顧一般人民的苦難。所以我說只要人類之中還有許多受黑暗勢能所掌控的人,病毒就會“被允許“在地球上肆虐。


丁敏:
是呀!每每想到台灣處境,內心不由傷痛啊!

恒芬:
這也是我覺得光的課程與玉苒廈之書這所以如此重要的原因,因此我願以我此生奉獻於這些資料的傳播。只有人類在光中覺醒,認識到更高宇宙次元的種種,脫離黑暗勢能的掌控,人類才能有根本的改變,從而獲得真正的自由。


丁敏:
Innana Return 就在講地球黑暗勢力對人類的操控。我從前不相信這類說法,現在相信了!我們超不出輪迴,好像被擋在一個無形之牆內。

L:
也許光明勢力也是看到有這個機會阻止戰爭,所以也就默許了黑暗勢力的病毒。但默許不是同意,而是沒有積極地介入阻止。

以上小的報告完畢!哈,還是妄語了~

恒芬:
太棒了,有L這段壓軸,我的受鎮宮遊記可以畫一個句點了。

後記:
自從三月二十號在不可思議的不知不覺中被帶到受鎮宮,旋即有意識地再次上山,為不曾真正接觸宮廟的我,開啟了一扇新的窗子,在好奇中我將它以流水帳的方式記錄一些同行者的對話。其中幾位未在三月間與我一起去受鎮宮的朋友,之所以會參與討論,也是因為他們在我記錄過程中時,因其它事找我,我便把當時的記錄與他們分享,主要也是要看他們的反應,沒想到也因此牽出更多的探討。原本這篇只是我個人的記錄,因恐大家覺得我怎麼也怪力亂神起來而未公開。但記錄到此,我覺得如果把一些觸動我的感覺視為“巧合“,其中的討論,還是不乏啟迪人心的地方。因此決定拿出來,大家當它是短篇的西遊記,鏡花緣之類的民間神話故事看看即是。


分享

蔣勳被隔離14天的心情

在家隔離14天,沒有出門,感謝鄉公所的朋友每天按時打電話,詢問體溫等等。話不多,但是我知道這樣簡短的問訊,在防疫的關鍵,使多少人安心。最後一天,簡短問答之後,我多問一句:「這樣的電話您一天要打多少個?」我心裡要說的是:「謝謝!」因爲聽得出那公式化的詢問裡有沈重的心情,也有真實的疲憊。

疫病是人類共同的功課,一月在歐洲,所有身邊的人都覺得那是遙遠地方的事。其實不遙遠,我跟朋友說了佛經「未生怨」的故事,不敬因果,不慎因果,因果很快就會來到自身。

疫病或許使我們快速看清很多事,低頭反省自己的主觀或偏見。幾次含著眼淚看義大利的疫病蔓延,軍車運送屍體,托斯卡納的居民打開陽台的門,唱起美麗的歌,一呼百應,歌聲一家一家傳唱下去。這是我敬愛的民族,坦率、真誠、愛美、熱情,他們常常三代同堂,祖孫擁抱、擁抱,親吻、親吻,生活裡時時充滿身體的溫度。然而,要如何忍著痛,告訴他們:此時此刻,不可以擁抱,不可以親吻。

疫病用我們無法理解的方式打亂我們的思維。用我們無法理解的方式改變我們生活的習慣。

我們多麼自以為是,傲慢自大,用自己小小的主觀與偏見對世界指指點點,疫病來了,彷彿無聲宣告:越傲慢,越自大,越指指點點,越擋不住排山倒海而來的病疫蔓延。我可以低頭反省自己的主觀與偏見嗎?人類可以在傷痛裡反省我們自以為是的「文明」的偏差嗎?

巴西、澳洲森林大火,許多人覺得那很遙遠,北極冰山融化,許多物種滅絕,我們覺得很遙遠,伊拉克、敘利亞難民逃亡,我們覺得很遙遠,我們每一天在電視電腦視窗上隔岸觀火,甚至僥倖,甚至幸災樂禍,因爲,很遙遠,與自己無關。疫病快速蔓延,蔓延在所有僥倖與自己無關的地方,蔓延席捲觀火的隔岸,一個一個,沒有真正的僥倖。

今日倖存的肉身走到河邊,與眾生的肉身同憂苦。我跟河水問好,跟微風裡細細飛揚的苦楝花問好,同樣是春天,曾經在南法和義大利也看過這樣粉紫有細細香氣的苦楝,眾生受苦,可以帶去我深深的悼念和祝福嗎?

今日陽光甚好,我在廟前低頭合十,祝願眾生無恙。

後續討論

麗梅:
早上閱讀靈魂的底蘊關於您的奇遇"玄天上帝"的內容時,我家前面的"開基北極玄天上帝帝爺廟"響起了鐘鼓聲(平時早晚各一次).

恒芬:
天啊,真的嗎?那時大約是幾點?平常早晚大約幾點呢?


麗梅:
閱讀時間是在早上十點左右,鐘鼓是早上六點及傍晚六點各一次

恒芬:
那確實是不太尋常的巧合了。看來僅管我們不知道神明們是如何在協助人間,在個人上,我們努力淨化與提升,在能量的運作上,我們與他們配合即是。妳好幸福,每天都能聽到暮鼓晨鐘。記得妳家在田中?


麗梅:
是的,我家住在田中鄉下。廟的後方是中央山脈,俗稱的"護國神山",這個廟很"靈驗"有很多"神蹟",所以遠道而來的信徒很多,是村里的守護神。

真的很開心,鐘鼓響起就是該起床,該煮晚餐的時間。以前對祂沒有太大感受,可是上光的課程之後,常常會有一些共鳴舒心的感覺。

以前在台中生活時覺得繁華便利物質充裕才是人生進階該有的享受,很排斥鄉下的簡樸生活。可是2008年四月因緣際會告別了生活20年的都市,我回到了鄉下。九月份也因緣際會走上了"光的課程"。很感恩,因為回到鄉下沒有太多的雜事干擾,所以我完成了天使級次課程。

在生活中因為交託信任所以越來越自在(過程當然課題很多考驗很多),回到鄉下沒有被"困"反而越走越遠(走向世界各地)。我總覺得我是帶使命去出任務,很享受這種機緣。

恒芬:
玄天大帝透過妳讓我們知道神明與我們是有感應的。

我現在所做的事,「光的課程」與《玉苒廈之書》皆與道家的經典無關,對道家的一切不置可否,卻得到如此的支持與鼓勵,不得不說是奇妙的。

也證明了萬法歸一,在較高層面上是沒有門派之分的,是我們人將它分為各門各派。


丁敏:
深深讚同啊!

文茹:
看完Vicki的受鎮宮遊記 ,眼淚不自覺流下,覺得被上師保護的我們好幸福。

丁敏:
想想去武當山時,應Vicki就和玄天上帝接上線,也憶起了一些宿昔。此次返美前上受鎮宮領平安符外,應該還領有使命。

我則是十幾年沒上阿里山,更不知道阿里山上有受鎮宮,但今年明明疫情中,卻特別想去看櫻花,冥冥之中,有一條隱形的線,讓我得以和Vicki等人,去了阿里山禮拜玄天上帝。不過麻瓜的我,就僅止於上山一趟啦!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光的課程討論區 首頁 -> Sunday Brunch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