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的課程討論區 首頁 光的課程討論區
光的課程資訊中心副版討論區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玉苒廈摘錄69. P25 空間性使者大軍 5-17-2020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光的課程討論區 首頁 -> Sunday Brunch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darkshuter



註冊時間: 2017-05-23
文章: 167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五月 19, 2020 6:37 pm    文章主題: 玉苒廈摘錄69. P25 空間性使者大軍 5-17-2020 引言回覆

玉苒廈摘錄69. P25 空間性使者大軍 5-17-2020

恒芬:
這一篇介紹無限之靈家族的另一批成員,啟示者們稱之為空間性使者大軍The Messenger Hosts of Space。使者大軍包括下列各類天界存有:

1. 哈沃納役者 Havona Servitals.
2. 萬有之調解者 Universal Conciliators.
3. 技能性顧問 Technical Advisers.
4.天堂紀錄保管者 Custodians of Records on Paradise.
5.天界記錄者 Celestial Recorders.。
6. 靈質性友伴 Morontia Companions.
7. 天堂友伴 Paradise Companions.


25:0.9 (273.9) Of the seven groups enumerated, only three—servitals, conciliators, and Morontia Companions—are created as such; the remaining four represent attainment levels of the angelic orders. In accordance with inherent nature and attained status, the messenger hosts variously serve in the universe of universes but always subject to the direction of those who rule the realms of their assignment.

25:0.9 在上列的七個種類中,只有役者、調解者和靈質性友伴這三類是按類別而造;其餘四類,則代表天使類別的不同達成層次。依固有的本質和所達到的狀態,使者大軍各自服務於眾多宇宙所組成的宇宙之中,但他們總是服從於那些掌管其被委派各領域之存有的指導。

恒芬:
使者大軍是否全是“天使”類別?所以基本上,天使,就是在天界服務的使者。


亞南:
使者大軍中的類別有部分源于天使,但他們的職能與各類天使有所不同。使者大軍的職能以聯絡為主,而天使大軍則被稱為侍奉之靈,以侍奉時間中的凡人為職責。


25:1.1 (273.10) Though denominated servitals, these “midway creatures” of the central universe are not servants in any menial sense of the word. In the spiritual world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menial work; all service is sacred and exhilarating; neither do the higher orders of beings look down upon the lower orders of existence.

25:1.1 雖然被稱為役者,這些中央宇宙的“中道受造物”並非這個詞的任何卑微意義上的僕人。在靈性世界中,沒有卑微的工作這種事;所有的服務都是神聖而充滿愉悅的;高等類別的存有也不會看輕低等類別的存有。

恒芬:
一般來說天使們依他們的名稱可以顧名思義知道他們的工作性質,但中道受造物midway creatures卻很難從名字或頭銜猜出他們是做什麽的。《玉苒廈之書》第四部—耶穌生平與教導的講述者是Midwayer,是這裡的midway creatures 的同類存有嗎?為什麽他們的名稱是midway creatures 或Midwayer?


亞南:
這裡的中道受造物是指一種介於兩種不同受造物中間的受造物,而第四部中提到的中道者則是一類介於凡人與天使中間的受造物。前一種說法是一種比喻性說法,後一種則是比較具體。

Midwayer這類受造物起源比較特殊,會在後面予以進一步介紹。


25:1.7 (274.4) On superuniverse service the Havona Servitals are always assigned to that domain presided over by the Master Spirit whom they most resemble in general and special spirit prerogatives. They serve only on the educational worlds surrounding the capitals of the seven superuniverses, and the last report of Uversa indicates that almost 138 billion servitals were ministering on its 490 satellites. They engage in an endless variety of activities in connection with the work of these educational worlds comprising the superuniversities of the superuniverse of Orvonton. Here they are your companions; they have come down from your next career to study you and to inspire you with the reality and certainty of your eventual graduation from the universes of time to the realms of eternity. And in these contacts the servitals gain that preliminary experience of ministering to the ascending creatures of time which is so helpful in their subsequent work on the Havona circuits as associates of the Graduate Guides or—as translated servitals—as Graduate Guides themselves.

25:1.7 在超級宇宙的服務中,哈沃納役者們總是被派往他們在一般及專屬靈性特權方面最相像的主位之靈所主掌的部域。他們只在環繞七個超級宇宙首府的各個教育世界上服務,尤沃薩最近的一份報告表明,將近一千三百八十億的役者在它的四百九十顆衛星上侍奉。他們從事與這些教育世界之工作有關的各種活動,這些世界包括奧溫頓超級宇宙的眾多超級學府。在這裡,他們是你們的友伴;他們從你們下一段生涯之目的地前來瞭解你,並以你最終從時間性宇宙畢業至永恆性各領域之真實確定性來激勵你。在這些接觸中,役者們獲得照料時間性揚升受造物們的初步經驗,這些經驗對隨後作為畢業生引導者的協作者、或是作為轉化的役者 -- 即作為畢業生引導者本身在哈沃納各環路上的工作來說,都是十分有助益的。

恒芬:
其實“役者Servitals”也是很難從名字與頭銜猜出他們是做什麽的,還以為像是年輕人服兵役那樣,到這段才看出他們是在七個超級宇宙首府的各個教育世界上服務的存有。身份地位很高,我們要從時間性宇宙,也就是地方宇宙畢業後,進入超級宇宙才會接觸到他們呢。


25:2.5 (275.5) In each superuniverse the Universal Conciliators find themselves strangely and innately segregated into groups of four, associations in which they continue to serve. In each group, three are spirit personalities, and one, like the fourth creatures of the servitals, is a semimaterial being. This quartet constitutes a conciliating commission and is made up as follows:

25:2.5 在每一個超宇宙中,萬有之調解者們發現自己被奇妙而自然地分成四個一組,他們就在這樣的組合中繼續服務。在每一組中,有三個是靈性人格體,另一個像役者中的第四受造物,是半物質性的存有。這個四位一組構成一個調解委員會,其組成如下:

1. 審判仲裁者。
2. 靈性辯護者。
3. 神性執行者。
4. 記錄者。

恒芬:
人類的法庭似乎也是這樣的組織,我想這必然是人類的一些司法人員受到指引而這麽設置的,否則就太不可思議了。


25:2.11 (276.4) The conciliators are of great value in keeping the universe of universes running smoothly. Traversing space at the seraphic rate of triple velocity, they serve as the traveling courts of the worlds, commissions devoted to the quick adjudication of minor difficulties. Were it not for these mobile and eminently fair commissions, the tribunals of the spheres would be hopelessly overspread with the minor misunderstandings of the realms.

25:2.11 調解者們在保持由眾多宇宙所組成宇宙的平穩運行方面,具有極大的意義。他們以熾天使的三倍光速穿行空間,充當諸多世界的巡迴法庭,是一個專門負責快速裁決較小爭端的委員會。如果沒有這些機動且非常公平的委員會,眾星體的法庭將無可避免地被淹沒在各域的眾多小誤會之中。

恒芬:
調解者們的速度和熾天使的速度都是三倍光速,無法想像。很像古人無法想像現代人可以以飛機或高速鐵路旅行,而現代人則視為理所當然一樣。因此,當我們進展到超級宇宙時,這種速度對我們來說,應也會是一種理所當然。

熾天使我們一般人譯成瑟拉芬,在這裡亞南譯成熾天使,我忘了前面是否解釋過為什麽這麽譯,但我會在後面的翻譯花絮中再重述一遍。


25:4.1 (279.2) These legal and technical minds of the spirit world were not created as such. From the early supernaphim and omniaphim, one million of the most orderly minds were chosen by the Infinite Spirit as the nucleus of this vast and versatile group. And ever since that far-distant time, actual experience in the application of the laws of perfection to the plans of evolutionary creation has been required of all who aspire to become Technical Advisers.

25:4.1 這些靈性世界中精於律法和富技能的智者,並非按此類身份受造。從早期的超級天使和全天使中,無限之靈選出一百萬個最為嚴謹者,作為這個龐大而多元性團隊的核心。從那遙遠的時代起,對所有渴望成為技能性顧問的存有們來說,都需要具有將完美之律法應用到各種進化造物計畫中的實際經驗。

恒芬:
靈性世界中精於律法者相當於我們玉苒廈人類社會中的法官、律師、檢查官、記錄員吧!靈性世界的司法者是從超級天使和全天使中選出來的存有。地球上的司法人員要是都能從天使群中選出的話,人類社會就會更公平與平靜了。在西方律師唯恐天下不亂的昭彰惡名已成為許多人公然調侃的笑話題材了。結束時我會把我最喜歡的一個笑話講給你們聽。


25:4.2 (279.3) The Technical Advisers are recruited from the ranks of the following personality orders:
25:4.2 技能性顧問是從下列這些人格體類別行列中徵募來的:

25:4-3 1.超級天使The Supernaphim.
25:4-4 2.二級天使The Seconaphim.
25:4-5 3.三級天使The Tertiaphim.
25:4-6 4.全天使The Omniaphim.
25:4-7 5.熾天使The Seraphim.
25:4-8 6.某些類型的揚升凡人Certain Types of Ascending Mortals.
25:4-9 7.某些類型的揚升中道者Certain Types of Ascending Midwayers.

25:4.12 (279.13) Those mortals and midwayers who serve transiently with the advisers are chosen for such work because of their expertness in the concept of universal law and supreme justice. As you journey toward your Paradise goal, constantly acquiring added knowledge and enhanced skill, you are continuously afforded the opportunity to give out to others the wisdom and experience you have already accumulated; all the way in to Havona you enact the role of a pupil-teacher. You will work your way through the ascending levels of this vast experiential university by imparting to those just below you the new-found knowledge of your advancing career. In the universal regime you are not reckoned as having possessed yourself of knowledge and truth until you have demonstrated your ability and your willingness to impart this knowledge and truth to others.

25:4.12 那些短暫地與顧問們一起服務的凡人和中道者之所以被選從事這類工作,是他們精通普遍性律法和至高性公平的理念。随着你朝向你的天堂目標前行,你會不斷地獲得增加的知識和增強的技能,你也不斷被给予機會向別人傳授你業已經積累起來的智慧與經驗;在向內前往哈沃納的整個旅途上,你將扮演一個學生兼教師的角色。你要經由把你揚升生涯中所新發現的知識傳授給那些(知識程度)略低於你的人,而努力通過該龐大經驗性學府的各個揚升層次。在宇宙體系中,直到你展示了你把這份知識和真理傳遞給他人的能力和意願之後,你才會被視為自身擁有知識和真理。

恒芬:
知識與真理必須傳播,這是能量循環的宇宙法則。我們都是受到內在指引,在被引導中做這服務。在光的課程中,愛瑟瑞爾上師在初階第一堂課的紅寶石之光中,引用了聖經的一段話,期望我們不僅是傳播,而是必須達到聖經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的境界。

它的第一句就是: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

我們不談論有多少光課教師是“鳴的鑼,響的鈸”。而是要反求諸已,“愛”,是:恒久的忍耐、有恩慈、不嫉妒、不自跨、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等,我們自己做到幾樣呢?感覺自己一樣也沒做到呢。


25:4.14 (280.2) The training of Technical Advisers, begun in the Melchizedek colleges of the local universes, continues to the courts of the Ancients of Days. From this superuniverse training they proceed to the “schools of the seven circles” located on the pilot worlds of the Havona circuits. And from the pilot worlds they are received into the “college of the ethics of law and the technique of Supremacy,” the Paradise training school for the perfecting of Technical Advisers.

25:4.14 技能性顧問的培訓,始於各地方宇宙的麥基洗德學院,繼而至亙古常在者的的法庭。經過該超級宇宙培訓之後,他們前往設于各個哈沃納環路引導世界上的“七個環路所屬的學院”。從這些引導世界,他們被接收進入“律法準則與至高技能學院”,這是完善技能性顧問的天堂培訓學院。

恒芬:
二十多年前,當「光的課程」剛開始介紹到臺灣時,有同學問Melchizedek 天使聖團是什麽,當時Toni無法一言以蔽之,叫我回答,還好我事先看過《玉苒廈之書》,雖不記得細節,卻有一個概念,因此我說就是我們地方宇宙的教育部。

我們有幸在「光的課程」這特定的學院接受教導,是很大的福祉。儘管我屬於放牛班的,邊玩邊學,聖團並沒有放棄我,無限感恩!

Melchizedek這個名詞,在「光的課程」中,我採用了天主教經文“默基瑟德”的譯名,只因當時我喜歡這四個字的文字感。我們繁體修訂團隊也都說比較喜歡這譯名,然與亞南討論後,經他解釋,我們接受在《玉苒廈之書》中將它譯成麥基洗德,詳細將在翻譯花絮中陳述。


25:4.18 (280.6) These exceedingly wise and practical beings are always closely associated with the service and work of the Universal Censors. The Melchizedeks are provided with an able corps. The rulers of the systems, constellations, universes, and superuniverse sectors are all bountifully supplied with these technical or legal reference minds of the spiritual world. A special group act as law counselors to the Life Carriers, advising these Sons concerning the extent of permissible departure from the established order of life propagation and otherwise instructing them respecting their prerogatives and latitudes of function. They are the advisers of all classes of beings regarding the proper usages and techniques of all spirit-world transactions. But they do not directly and personally deal with the material creatures of the realms.

25:4.18 這些極為明智且務實的存有們,始終與萬有之監察者的服務和工作緊密配合。麥基洗德們也配屬了一支精幹的團隊。各個系統、星座、宇宙以及超級宇宙分區的掌管者們都充裕地配有這些來自靈性世界的技能性或律法的參照性智者。一個專門的團隊充當生命載運者們的律法顧問,就生命傳播既定秩序的允許偏離程度建議這些聖子們,要麼就其職能的特權和範圍指導他們。他們是所有類型存有適當處理所有靈性世界事務之技巧的建議者。但他們並不直接親身與各域的物質性受造物打交道。

恒芬:
“一個專門的團隊充當生命載運者們的律法顧問,”乍看時,有點訝異生命載運者們也需要律法顧問,感覺他們的工作是單純地運載,何以會有糾紛要用到律法呢?看了下一句才有點明白:

“就生命傳播既定秩序的允許偏離程度建議這些聖子們,要麼就其職能的特權和範圍指導他們。” 原來這些載運聖子們也有職能的特權和範圍,而他們可偏離的彈性就成為他們要自己識別與拿揑的智慧考驗。生命載運者的職責與功能在後面的地方宇宙中也會有詳細的陳述。


亞南:
這裡的律法是指宇宙律法,與我們日常生活中接觸的法律不同。


25:5.1 (281.2) From among the tertiary supernaphim in Havona, certain of the senior chief recorders are chosen as Custodians of Records, as keepers of the formal archives of the Isle of Light, those archives which stand in contrast to the living records of registry in the minds of the custodians of knowledge, sometimes designated the “living library of Paradise.”

25:5.1 在哈沃納的第三類超級天使中,有些資深的首席記錄者被選為記錄保管者,作為光之島正式檔案的管理者,那些檔案與知識保管者們心智中的鮮活注册記錄形成鮮明對比,後者常被稱為“天堂的活文庫”。

25:6.1 (281.6) These are the recorders who execute all records in duplicate, making an original spirit recording and a semimaterial counterpart—what might be called a carbon copy. This they can do because of their peculiar ability simultaneously to manipulate both spiritual and material energy. Celestial Recorders are not created as such; they are ascendant seraphim from the local universes. They are received, classified, and assigned to their spheres of work by the councils of the Chiefs of Records on the headquarters of the seven superuniverses. There also are located the schools for training Celestial Recorders. The school on Uversa is conducted by the Perfectors of Wisdom and the Divine Counselors.

25:6.1 這些記錄者們以一式兩份的方式執行所有的記錄,一份為原始的靈性記錄,一份為半物質性的副本,也可稱之為複寫副本。他們能做到這一點,是因為他們具有同時操作靈性能量和物質能量的獨特能力。天界記錄者不是按類別創造的;它們是來自各地方宇宙的揚升熾天使。他們由七個超級宇宙總部的記錄長理事會所接收、分類和派往各自的工作天體。在那七個超級宇宙總部上,還設有培訓天界記錄者的學院。在尤沃薩上的這種學院,是由智慧完美者和神性顧問所管理的。

恒芬:
天界記錄者們是由來自各地方宇宙的揚升熾天使們所擔任的,即使是天使們也得透過他們的工作來揚升,那我們得透過生活與工作來揚升似乎也是合理的。


25:7.1 (282.5) These children of the local universe Mother Spirits are the friends and associates of all who live the ascending morontia life. They are not indispensable to an ascender’s real work of creature progression, neither do they in any sense displace the work of the seraphic guardians who often accompany their mortal associates on the Paradise journey. The Morontia Companions are simply gracious hosts to those who are just beginning the long inward ascent. They are also skillful play sponsors and are ably assisted in this work by the reversion directors.

25:7.1 這些地方宇宙母靈的兒女們,是度過揚升的靈質性生活之所有存有的朋友和夥伴。他們對於一個揚升受造物的實際進步而言,並非是不可少的,他們也不在任何意義上取代那些經常在天堂之旅中伴隨凡人夥伴的天使守護者的工作。靈質性友伴們僅對那些剛開始其漫長向內揚升的凡人們來說,是盛情的接待者。他們也是熟練的消遣發起者,並在這類工作中得到復原指導者們的有力幫助。

25:7.4 (283.1) The work of the Morontia Companions is more fully depicted in those narratives dealing with the affairs of your local universe.

25:7.4 靈質性友伴的工作,將在有關你們地方宇宙事務的敘述中有著更全面的描述。

25:8.4 (283.5) Mortals come from races that are very social. The Creators well know that it is “not good for man to be alone,” and provision is accordingly made for companionship, even on Paradise.

25:8.4 凡人們來自于各個非常喜好社交的族群。造物者們深知“人不宜獨處”,因此即使在天堂,也提供了相應的夥伴關係。

恒芬:
人類是群居的動物,以前我總自以為自己很獨立,有朋友聚很開心,沒有的時候也很享受獨處,看上去好像很獨立。後來才知道,人生活在世間,沒有獨立這一說。我們生活中的一切事物,是由別人辛勤工作,甚至是許多我們不知道的人的犧牲而來的。領悟到這點,也就不敢再那麽矜驕傲慢了。

啟示者說:天堂友伴是一類從熾天使,二級天使,超級天使和全天使行列招募來的複合性或組合性團隊。雖然為此服務於一段你們視為極長的時期,但他們卻並非具有永久性的身份。當這侍奉完成後,照例(但並非總是如此),他們會回到那些在被召至天堂服務團隊時,他們所執行的職責中。


25:8.5 (283.6) If you, as an ascendant mortal, should reach Paradise in the company of the companion or close associate of your earthly career, or if your seraphic guardian of destiny should chance to arrive with you or were waiting for you, then no permanent companion would be assigned you. But if you arrive alone, a companion will certainly welcome you as you awaken on the Isle of Light from the terminal sleep of time. Even if it is known that you will be accompanied by someone of ascendant association, temporary companions will be designated to welcome you to the eternal shores and to escort you to the reservation made ready for the reception of you and your associates. You may be certain of being warmly welcomed when you experience the resurrection into eternity on the everlasting shores of Paradise.

25:8.5 如果你,作為一個揚升的凡人,在你凡世伴侶或親密夥伴的伴隨下到達天堂,或者你的熾天使類命運守護者恰與你一同到達,或在等候你,那麼你不會被指派一個固定的友伴。但如果你獨自一人到達,當你在光之島上從最終的時間性沉睡中醒來時,必然會有一個友伴迎接你。即使知道你將會有一個揚升夥伴所伴隨,也會有暂时的友伴被指派去歡迎你抵達永恆之岸,並護送你们前往準備好接待你和你夥伴的預定點。當你在天堂的永恆之岸上經歷進入永恆之復活時,你必然會受到熱烈的歡迎。

恒芬:
“最終的時間性沉睡”是為凡人的揚升計畫而設計的過度方案。啟示者們在後面對這方案也會有詳細的陳述。


25:8.9 (284.2) Many additional services are performed by the Paradise Companions: If an ascending mortal should reach the central universe alone and, while traversing Havona, should fail in some phase of the Deity adventure, in due course he would be remanded to the universes of time, and forthwith a call would be made to the reserves of the Paradise Companions. One of this order would be assigned to follow the defeated pilgrim, to be with him and to comfort and cheer him, and to remain with him until he returned to the central universe to resume the Paradise ascent.

25:8.9 天堂友伴提供了許多額外的服務:如果一位揚升凡人獨自到達中央宇宙,並在穿越哈沃納期间,在神靈冒險的某個階段失敗了,那麼他將在適當的時候被送回時間性宇宙,並立即召喚天堂友伴的後備團隊。該類中的一個,將被分派去跟隨那位失敗的朝聖者,陪伴他,安慰和鼓勵他,留在他身邊,直到他返回中央宇宙,重新展開天堂的揚升。

25:8.10 (284.3) If an ascending pilgrim met defeat in the Deity adventure while traversing Havona in the company of an ascending seraphim, the guardian angel of the mortal career, she would elect to accompany her mortal associate. These seraphim always volunteer and are permitted to accompany their long-time mortal comrades back to the service of time and space.

25:8.10 如果一個揚升的朝聖者,在一個熾天使、亦即該凡人生涯之守護天使的伴同下穿越哈沃納期間,在其神靈冒險中遭遇失敗,那麼天使將選擇繼續伴隨她的凡人夥伴。這些熾天使永遠是志願者,並被允許陪伴他們的長期凡人同伴返回時空的服務團隊中。

25:8.11 (284.4) But not so with two closely associated mortal ascenders: If one attains God while the other temporarily fails, the successful individual invariably chooses to go back to the evolutionary creations with the disappointed personality, but this is not permitted. Instead, a call is made to the reserves of the Paradise Companions, and one of the volunteers is selected to accompany the disappointed pilgrim. A volunteer Paradise Citizen then becomes associated with the successful mortal, who tarries on the central Isle awaiting the Havona return of the defeated comrade and in the meantime teaches in certain Paradise schools, presenting the adventurous story of the evolutionary ascent.

25:8.11 但對兩個密切相伴的凡人揚升者而言,則並非如此:如果其中一位抵達神,而另一位暫時失敗,成功的一位必然會選擇與失望的人格體一起回到進化的造物中。但這是不被允許的。相反,會向天堂友伴後備團隊發出召喚,從中選出一位志願者來陪同失望的朝聖者。然後,一位志願的天堂公民將與成功的凡人為伴,這位成功的凡人會停留在中央之島上,等待失敗的同道返回哈沃納,在這期間,他會在某些天堂學院中任教,講述他在進化揚升中的歷險故事。

25:8.12 (284.5) [Sponsored by One High in Authority from Uversa.]

25:8.12 [由一位來自尤沃薩的極高權威者所提供。]

翻譯花絮

以下為亞南對《玉苒廈之書》中的一些名詞之所以譯成他所採用之譯名的解說:

1. seraphim的翻譯

恒芬:
seraphim一般譯為瑟拉芬,您何以將她們譯為熾天使呢?


亞南:
Seraphim是一個複數名詞,它的翻譯有兩種譯法,一種是音譯,也就是瑟拉芬、或是塞拉芬的譯法,它的單數詞是seraph,中文聖經中常譯為撒拉弗。另一種是依照詞源學進行翻譯,sera-在詞源學上的意思為熾烈的,燃燒的,-phim是天使的意思,故被翻譯為熾天使。本書中提及了各類天使,大多是以-phim做詞尾碼,因此為了便於理解,所有天使的名稱都以意譯進行,音譯不予考慮。


2. Cherubim 與Sanobim的翻譯

cherubim在聖經中音譯為基路伯,在玉苒廈書中譯為小天使,這類天使屬於陽性能量,還有另一類陰性能量的天使sanobim,對應譯成小天女。

3. Melchizedek的翻譯

這個問題的確是一個需要仔細斟酌與耐心解答的問題,這涉及到許多的方面,我理解臺灣在這個詞的翻譯上大都採用了默基瑟德的譯法,尤其是近來的靈性資料中都採用了這個譯法,下面我對Melchizedek這個詞的譯法以及聖經中許多相關詞的譯法大體做一個解釋,這樣給修訂者們以及後來的讀者們解釋清楚為何要採用一些特定的譯法來翻譯玉苒廈之書中與舊有文獻經典中相關的概念。

首先,玉苒廈之書中引用了聖經中許多相關的內容與概念,並對這些概念做了極為重要的進一步啟示。因為聖經版本在希伯來文、希臘文以及英文等諸多語言版本中的多次轉換,導致了許多概念的形式發生了許多的變化,再加上中文翻譯者們在諸多中文版聖經中使用了不同的譯法,因此仔細斟酌考量選擇一個最為合適的譯法是非常重要的,為此我也參考了許多不同版本的中文版聖經以及英文版聖經。

其次,由於中文版聖經中所翻譯概念的多樣化以及所採用譯法的粗略性,導致了許多譯名與原來的概念相差甚遠,為此有些概念在玉苒廈之書中不得不重新校訂,舉兩個例子,Michael這個詞在希臘文中發音與在英文中發音是不同的,這也導致了在許多中文版聖經中都採用了米迦勒的譯法,而在玉苒廈之書中,由於是英文的發音,因此採用的是邁克爾的譯法。另一個詞是James,在中文版聖經中,由於原來的譯者們參考的是希臘文版本的聖經,他們認為James是原來希臘文中Jacobs的英文轉譯詞,因此在中文版聖經中所有關於James的人名都被翻譯成了雅各,這在玉苒廈之書的翻譯中被糾正過來,直接翻譯成詹姆斯。

接下來我將Melchizedek這個詞在聖經中的起源以及相關變形詞做一下介紹:

Melchizedek最先出現在舊約聖經的創世紀14篇當中:

創14:18 又有撒冷王麥基洗德帶著餅和酒出來迎接;他是至高神的祭司。
And Melchizedek king of Salem brought forth bread and wine: and he was the priest of the most high God.

接著在詩篇110篇當中又提到:

詩110:4 耶和華起了誓,決不後悔說:“你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永遠為祭司。”
The LORD hath sworn, and will not repent, Thou art a priest for ever after the order of Melchizedek.

Melchizedek的英文發音為[mel'kizədek] ,麥是與mel這個英文發音最接近的中文譯法,若採用默,則是məl的對應音譯。洗德與zədek雖然並未完全對應,但也是比較相近,瑟德則更接近於sədek。

之所以出現默基瑟德的譯法,是由於在聖經希臘文譯本轉為英文譯本的過程中,出現了另一Melchisedec的變形詞,相關連結如下:

https://www.ccreadbible.org/Members/Bona/For-Bible/bible-person/9ed857fa745f5fb7-melchisedech

我查閱了許多中文版本的聖經,Melchizedek都被譯為麥基洗德,考慮到這種普遍性,因此在玉苒廈之書的翻譯中採納了麥基洗德的譯法,一方面是與聖經的歷史延續性有一種對應,另一方面也為許多華人基督徒在日後能夠接納這本書中關於Melchizedek的內容做好鋪墊。

我也理解光課的學員對默基瑟德有著極為熟悉的感受,包括您自己在內,因此我也尊重您們的想法,對此予以詳細的解釋,不過鑒於這份啟示的重要性,我必須要採用一種最能被廣泛接受的譯法,甚至有些過去的譯法都要被重新改動,這些改動或許並不一定能被所有人接受,不過這都是基於這份啟示對過去人類所有文化當中精華內容的重新闡釋。

也因為如此,研習會的演講稿,我會將默基瑟德與麥基洗德的中文翻譯並列舉出,以讓來自不同背景的人認識到這兩個譯法都是指代同一個人名Melchizedek。——亞南——


分享1

恒芬:
現在回到調侃律師的笑話。其實世界上司法界黑暗的國家與地方很多,不知為何沒有人公然說話,或許當它黑暗時,就確實是黑暗,黑到沒有人能證明什麽,只有等他們由自己的因果或等最後的審判時,讓公正自然揭示。而許多律師做事是擺明的律師的行業就是要那樣做,大家也無可奈何,只能調侃他們。

笑話1:
一個教宗與一個律師死亡後一起走向天堂之門。在那裡有一位天使在守候他們。天使對教宗說,我先帶律師去他的住所,然後再帶你去你的住所。教宗就跟著他們一起到律師的住所,那是一幢特大的豪宅,裡面應有盡有。教宗想那我的一定更勝於它了。結果天使把教宗帶到一個簡樸的小公寓。教宗對天使說,上帝給我什麽我都歡喜接受,只是我不明白,我一生都在侍奉上帝,而那位律師一生都在賺大錢,為何他的房子會比我的好呢?天使說,因為他是第一個來到天堂的律師,而我們這兒的有很多教宗呢。

笑話2.
三個人在海上遇難,一起飄流到一個荒蕪的小島上,其中一個是牧師、一個是醫生、一個是律師。他們看到不遠處有陸地,但沒有船可過去,雖然可以遊過去,但周圍都是鯊魚,他們討論的結果是:鯊魚不信上帝,所以他們會吃掉牧師。鯊魚不相信醫生,所以他們會吃掉醫生。但鯊魚會怕律師,所以請律師下海游到對岸求救。果然律師一下海鯊魚就游開了。

上面的笑話不會令人捧腹大笑,但令人會心莞爾。其實世上無論那裡,都還是有一些富有正義的好律師的。我覺得在地球生命中若能不需要律師或走法院,就是一種靜好的幸福。但如果有功課需要他們,也就只有祈求讓我們能找到好律師,然後無論是什麽結果就是信任並感謝他們;信任宇宙中的一切事物都會在某時某刻獲得平衡。


分享2

維舫初入光的課程時,知道她正就讀台大法律系,我把那律師的笑話講給她聽,並祝福她將來成為第二個上天堂的律師。當時我心裡有點擔心一個靈性如此高的女孩,進入司界看到黑暗時,要麽會很痛苦,要麽將在同流合污中逐步失去靈性。但我也信任在光中,她會受到指引。做出最適合她的選擇。

許多年過去了,前些日子得知她高考第一名,可以選擇到任何她想工作的地方,她選擇了在僑務委員會工作。她相信阿娜絲塔夏的生活方式才是對人類有所幫助。並學習友善農耕,希望擁有一塊屬於自己的土地做為祖傳家園,她希望在自己的家園自耕自足同時帶光的課程。

她告訴我說:

我在法律系學習的期間,剛好與修習光的課程的時間重疊。那時候剛上大學,總想著人生的目的是要追求「真理」,然而在知識的領域中並未獲得,遂轉向心靈層面。

法學的世界是規範的世界,法律用文字描述這個世界,企圖讓發生的一切成為可以定義、可以解釋、可以分割的;只是這樣的世界,並沒有留給情緒、情感和美。

那時候,我最喜歡的是李茂生老師的刑法理論,以「客觀-客觀-主觀」的三階段標準來判斷行為人的行為是否觸犯行刑法。先客觀地分析事實,如:行為的手段、傷害的程度等,接著以社會客觀價值來判斷犯罪行為對受害者(甚至整個社會)的侵害程度,最後進入行為人的主觀,透過「非語言的懸置」將自己暫停下來,以行為人的立場和想法,去感受行為人行為的當下,他的思想與感覺、甚至整個人生,究竟他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這一切將心比心的過程是無聲的,也無法言說,等到回到仲裁者的角色時,我們再根據整體判斷的結果下結論,而老師期待我們的結論能有一點「憐憫」。那時候,對我而言,那個「非語言的懸置」狀態就是靈性上的愛與理解。

然而,理論和現實畢竟是有距離的,等到我有機會實際接觸案件,我既無法成為能與刑事行為人共振的仲裁者,也無法成為具有戰鬥意識的律師。

隨著對靈性的理解,我也發現,當人生走到訴訟這個階段時,當事人的人生早已透過自己的思想形塑許多的問題,這些肇始之因無法透過法律來解決。

有許多光課的道理,例如「除非經由你的允許,沒有任何人能夠傷害你」、要盡量釋放鬥爭的意識以及想踐踏別人的欲望,還有療癒的概念等等,這些我認為重要的道理(接近真理),我沒有辦法在法律相關的工作中表達出來,而這讓我感到痛苦。

這就是那段時間的故事,現在回首,也覺得也許我只是不適合罷了,但是也學到很多。 最後我選擇了能讓我比較自在的工作,對我而言,能夠有時間跟自己的心靈相處,能照顧家人,能感受到生活的喜悅,遠比符合社會的期待重要太多了!也很希望很多在青少年時期迷茫的年輕人,有機會正確地接觸到靈性的課程,好的靈性的課程有更大的可能跟自己達到和諧。——維舫——

恒芬:
我之所以引用維舫的例子,是想要告訴大家,走在光的途徑上,我們內駐的思想調整者,守護天使會指引我們,依我們的內在意願與自身的條件,幫助我們提升自己的心靈,並臻致圓滿。


茶餘飯後

魏台鳳:
今天真是大飽足!謝謝您的諄諄不輟。

翻譯工作遇到一個名字如何信、雅、達 ?對於從事這個工作的人來說 一定是三思下筆,為難之處!

我個人閱讀的時候也常會因為翻譯的名字頗生困擾。

因為翻譯者有時候並沒有採用大眾所熟悉的名字而又創造出一個新名詞,所以讓閱讀者一時以為那是不同的人,比如葛吉夫有人翻譯成哥奇福。有些因譯音非常相近也就容易猜得,比如榮格與容格。

當然在沒有網路的時代要了解眾家書目如何共識同一個人名的翻譯是不容易的。但是在網路時代這個部分就容易克服務很多了!

恒芬:
謝謝台鳳。《玉苒廈之書》的修辭已夠燒腦的,但還不及名詞翻譯之挑戰的一半。譯者不能隨興地以自己的喜好選擇意譯或音譯,因它涉及整本書的內容與邏輯。幸而有亞南以他的理工心智、耐心、毅力與能力在上面細細琢磨,我們繁體團隊的人只要將它修訂成繁體讀者容易閱讀的文體即可,即使是這樣,也是很大的擔子。很難想像他在前面八年摸索的辛苦。


魏台鳳:
對於基督教體系所用的人名 ,這三百年來 倒是挺有共識的。所以光的課程沿用基基督思想體系在翻譯工作上也很謝謝Vicki採用普同化的名字。讓我在閱讀上很容易駕輕就熟。默基瑟德?麥洗基得? 到現在還是有需要適應的感覺。

至於瑟洛芬翻譯成熾天使?便覺得非常形象,非常符合她的任務角色呢!

Oulee:
在玉苒廈之書中,將 seraphim 瑟拉芬翻譯成熾天使,我覺得非常好!

過去我會認為瑟拉芬只有一位,在這兒明白是天使團,而且有各種職能不同的熾天使,及他們的助理小天使、小天女!亞南的定義,對我而言正正本清源!

再次感恩!有幸能共同閱讀、研討玉苒廈之書,何其幸運?真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呀!

麗華Janet:
Me too!

恒芬:
四年前我因瞭解這本書對人類靈性進展的重要,以及翻譯的辛苦,很豪邁地以大俠拔刀相助的姿態接下協助亞南的任務。現在知道其中的責任之重,工作之辛苦,之所以沒有打退堂鼓,只因有大家陪讀,才得以撐下來。感謝大家。


Oulee:
亞南的前面8年,真是不可思議!光的課程,準備了30年,終於整合!天哪!

恒芬:
光的課程五個系列加起來的資料都還沒有玉苒廈的千百分之一,而且上師們一開始就告訴我以自己的理解翻譯它即可,沒有要求每個字都要精凖,都花了我近二十年的時間,當然,中間的好幾年我一邊還是要為自己退休的生活工作,所以不能算是全職翻譯,加上編輯課外補充資料及後面天使級次隨著Toni的修訂而再次修訂,才會花那麽多的時間。

Georges 也說,玉苒廈之書每種語言的翻譯,從初稿到修訂完成可以出版,一般都是三十年的時間,中文版已花了二十年,基金會可謂極盡全力了,所以我也才會挺身出來協助。

魏台鳳:
對於維舫這麼年輕又這麼高智慧的接觸到靈性課程。對自己當下的生命所發生的事,又勇敢地去探索真知,真是好生讚嘆啊!

恒芬:
是啊,所以要是從年輕就能踏上光的途徑,可以少掙扎三十年。我對她也是既讚嘆又羡慕。

恒芬:
回覆Oulee“亞南的前面8年,真是不可思議!光的課程,準備了30年,終於整合!”嚴格來說,光的課程的知識與文字沒有玉苒廈的千分之一,但當我從新翻閱初階一時,會發現,天啊,三十年下來,上師們的教導我可是一樣也沒做到啊,難怪成不了天使,更進不了單子(回到中央宇宙與神合一)。

如果大家重新去看上師們期望我們去“愛那不可愛的……”,光是這點就做不了啊。要是那個人言行態度粗魯或試圖掌控我,我就把他們三振出局了,才不會浪費時間去忍受他們。

現在回頭看看自己,好像走了很長的一段路,從混亂、動盪、波瀾起伏走到平靜。但以脾氣個性來說,又好像在原地踏步。上師們要我們祈求聖靈的協助,問題是脾氣一來,那還能記得聖靈啊。

當然,比起從前,一路執迷到底的情況,還是比較快地能審視到自己的問題所在。也不能完全抹殺在光中運作的轉化功效。


Oulee:
的確覺知會加速!也更能忽視挑釁!

魏台鳳:
檢視,但不進入否定和批判,覺而後能修,也是在習修過程中我一路的功課啊!

白矄綾:
我也覺得愛那不可愛的是最困難的,不過我終於開始讀玉苒廈了,不是從頭讀起,也不是從第三部,而是從paper 53的路西法叛變開始,因為我很好奇為何會有魔鬼的存在?

結果越讀越覺得,我身上好像就有路西法的影子,原來自己是可能因為一個初發心 (追求真理與自由意志) 可能是對的,卻因為一不小心就走偏了,變得驕傲自大,然後就越來越不可愛了。

路西法這個墮落天使,讓我比較願意去接受原本會抗拒排斥的人,但離愛他們,恐怕還有一段距離。

而關於翻譯的事情,我覺得怎麼翻譯都可以,但很建議在出版時,在前面加上一個名詞翻譯的中英文對照,甚至加入其他譯法更好, 這樣我們閱讀時就不會進入翻譯迷宮中。

順道一提,不知道維舫也在群組中,我和維舫因為阿納斯塔夏而認識,一直覺得她是個天使。

小蕙:
路西法我覺得他就像個悲劇英雄,就我是個時間性的動物類凡人來說,他的自由宣言是吸引人的,我也會被煽動,無法拒絕;但就靈性而言,玉苒廈書裡常提到宇宙公義-宇宙有不可顛覆的法則,這關係整個宇宙平衡及進展,揚升類凡人必經的揚升路徑及考驗是不可免除的。路西法是知道真相的,而他卻選擇隱瞞,這就是欺騙,以他系統君主的職責來說,這是宇宙不能允許的。其實就我凡人腦袋是無法理解為何他要如此做,我的螞蟻腦也無法知道宇宙奧義的。描述路西法叛變在玉苒廈書53-54,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白曛綾:
謝謝!我覺得路西法叛變應該也是神的安排,我猜的啦!因為人類需要適度的負面衝擊,才知道要思考,然後才能成長。

小蕙:
讚!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光的課程討論區 首頁 -> Sunday Brunch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