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的課程討論區 首頁 光的課程討論區
光的課程資訊中心副版討論區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摘錄63. Paper 20 神之眾子(1) 12-22-2019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光的課程討論區 首頁 -> Sunday Brunch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darkshuter



註冊時間: 2017-05-23
文章: 167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十二月 23, 2019 6:14 pm    文章主題: 摘錄63. Paper 20 神之眾子(1) 12-22-2019 引言回覆

摘錄63. Paper 20 神之眾子(1) 12-22-2019

恒芬:
在奧溫頓(Orvonton)超級宇宙(我們所在的第七超級宇宙)中運作的神之眾子可分為三大類:

1. The Descending Sons of God.
1. 神之沉降眾子
2. The Ascending Sons of God.
2. 神之揚升眾子。
3. The Trinitized Sons of God.
3. 神之三一化眾子。


20:0.5 (223.5) Descending orders of sonship include personalities who are of direct and divine creation. Ascending sons, such as mortal creatures, achieve this status by experiential participation in the creative technique known as evolution. Trinitized Sons are a group of composite origin which includes all beings embraced by the Paradise Trinity even though not of direct Trinity origin.

20:0.5 沉降類聖子包括眾多源自於神之直接創造的人格體。揚升眾子,如凡人受造物,通過經驗性地參與到這種被稱為進化的創造手段中而獲得這一身份。三一化眾子是一類具有複合來源的存有,包括所有被天堂三位一體所接納的存有,即使他們並不具有直接的天堂三位一體來源。

恒芬:
沉降類聖子(Descending orders of sonship)各有不同的起源。就像每個種族、每個家族有自己的族譜。要研究天堂眾子還需費點心力。我想我們先有個概念即可。

20:1.1 (223.6) All descending Sons of God have high and divine origins. They are dedicated to the descending ministry of service on the worlds and systems of time and space, there to facilitate the progress in the Paradise climb of the lowly creatures of evolutionary origin—the ascending sons of God. Of the numerous orders of descending Sons, seven will be depicted in these narratives. Those Sons who come forth from the Deities on the central Isle of Light and Life are called the Paradise Sons of God and embrace the following three orders:

20:1.1 神的所有沉降之子都具有高等的神聖來源。他們致力於各時空世界與系統的沉降性服務侍奉,他們在那裡促進具有進化來源的低等受造物—即神之揚升眾子—向天堂攀登的進展。在眾多沉降之子類別中,有七類將在這些敘述中得以描繪。那些出自光與生命中央島上各神靈之身的聖子,被稱為神之天堂眾子,包括以下三類:

1. Creator Sons—the Michaels.
1. 造物之子——-邁克爾聖子(Michaels)。

恒芬:
他們直接源自天堂三位一體。在20:2.9的地方描述他們為首類天堂聖子primary Paradise Son。他們是服務地方宇宙的造物之子,耶穌是邁克爾聖子其中一位的化身,這位聖子創造了我們這個地方宇宙。


2. Magisterial Sons—the Avonals.
2. 執法之子——艾沃諾聖子(Avonals)。

恒芬:
他們是第二類天堂之子。每當永恆之子表達了一個原初而絕對的概念,這概念與無限之靈所構想的一個嶄新而又神聖的愛心服務理念相結合時,一個新的原創神子,即天堂的執法之子便產生了。他們是行星照管者和裁決者,是時空領域所有種族,所有世界,以及所有宇宙的地方法官。與第一類天堂聖子邁克爾聖子們不同的是,他們不是造物者,但他們在其工作中與邁克爾聖子們是密切配合的。


3. Trinity Teacher Sons—the Daynals.
3. 三一性教導之子——迪諾爾聖子(Daynals)。

恒芬:
他們是由天堂三位一體創生的,因此是三一性的。他們是具有高度人格性和高度靈性的天堂聖子。他們關注的是道德啟蒙和靈性發展。他們是宇宙教育者,與受造存有的天堂揚升密切相關。因此是教導之子。

其餘四類沉降之子被稱為神之地方宇宙眾子:

4. Melchizedek Sons.
4. 麥基洗德聖子。

恒芬:
麥基洗德們是一個地方宇宙的造物之子、造物之靈和父者麥基洗德的共同後代。父者麥基洗德及麥基洗德聖子將在《玉苒廈之書》的第二部—地方宇宙中,有更詳細的解說。

5. Vorondadek Sons.
5. 沃朗達德聖子。

恒芬:
沃朗達德聖子們是由一個造物之子與他的搭檔-造物之靈所創生的。

沃朗達德聖子們以極高者(Most Highs)或星座之父(Constellation Fathers)的身份著稱。


6. Lanonandek Sons.
6. 拉那南德聖子。

恒芬:
他們是由一個造物之子與其造物之靈搭檔所創生的。拉那南德們以系統君主(System Sovereigns)或行星君王(Planetary Princes)著稱。


7. The Life Carriers.
7. 生命載運者。

恒芬:
三重性類別的生命載運者是由一位造物之子、一位造物之靈與管轄超級宇宙的三位亙古常在者當中之一共同創造的。

Carriers. 這個字一般譯為運送者。但在這裡譯為載運者,乍讀之下感覺沒有這個名詞。


亞南註:
這又是一個新的概念,我解釋一下載運與運送的區別,生命載運者的意思更多是指這類聖子本身承載生命並將其運送到一些世界,開啟生命進化歷程,而生命運送者只是指運送生命者,往往是通過其他運輸工具運送。故保留載運的翻譯,以保留這類聖子的獨特性。


恒芬:
從服務、崇拜和祈禱的角度來說,天堂聖子如同是一體的,他們的靈是一體的,他們的工作在品質性和完滿性上是相同的。

他們遍佈於由眾多宇宙所組成的宇宙之中,從永恆之島的彼岸延伸到各居住性時空世界,並在中央宇宙和各超級宇宙中執行多種未在這些敘述中透露的服務。他們依據服務性質和範圍,而有各種不同的組織,但在一個地方宇宙中,執法之子和教導之子都在主掌那一領域的造物之子的指導下服務。


20:1.13 (224.3) The Creator Sons seem to possess a spiritual endowment centering in their persons, which they control and which they can bestow, as did your own Creator Son when he poured out his spirit upon all mortal flesh on Urantia. Each Creator Son is endowed with this spiritual drawing power in his own realm; he is personally conscious of every act and emotion of every descending Son of God serving in his domain. Here is a divine reflection, a local universe duplication, of that absolute spiritual drawing power of the Eternal Son which enables him to reach out to make and maintain contact with all his Paradise Sons, no matter where they may be in all the universe of universes.

20:1.13 造物之子們似乎擁有一種彙集於其自身之中的靈性稟賦,他們既能控制這種靈性稟賦,也能將它贈予出去,正如你們的造物之子將他的靈澆灌到所有玉苒廈凡人的肉體之中。每一位造物之子在他自身領域之內都被賦予這種靈性吸引力,他能親身意識到在他的領域內裡服務的每一個沉降神子的每一個行為和情感。這是一種對永恆之子那種絕對靈性引力的神性反射,一種地方宇宙副本,這種引力使他能夠延伸出去與他所有天堂聖子建立並保持聯繫,無論他們處在由眾多宇宙所組成宇宙中的任何地方。

恒芬:
這裡談到:造物之子能親身意識到在他領域內裡服務的每一個沉降神子的每一個行為和情感,是出於一種神性的反射。而反射性之靈啟示者們在P17便已先介紹給我們了。由此可見,《玉苒廈之書》的啟示雖可以挑喜歡的主題先看,但往往會因缺乏對一些名詞與概念的理解,而無法全面理解啟示的內容。當然很多書本身是無法在看第一次時就能有一個全面的,透徹的理解。不要說《玉苒廈之書》這種全新的理念,「光的課程」不也是每回頭重新看一次,便會發現前面沒有看到的東西嗎?


20:2.2 (225.1) We have reasons for believing that the total number of Magisterial Sons in the grand universe is about one billion. They are a self-governing order, being directed by their supreme council on Paradise, which is made up of experienced Avonals drawn from the services of all universes. But when assigned to, and commissioned in, a local universe, they serve under the direction of the Creator Son of that domain.

20:2.2 我們有理由相信,大宇宙中執法之子的總數大約為十億個。他們是一個自治的類別,由他們設于天堂的至高理事會所主管,這理事會由選拔自所有宇宙服務部門的、富有經驗的艾沃諾聖子們所組成。但當被派遣或被委任到一個地方宇宙後,他們便在那一領域造物之子的指導下服務。

恒芬:
艾沃諾(Avonal)聖子以他們的職稱而被稱為執法之子,十億個執法之子被分配到不同領域的造物之子的指導下服務。


20:2.3 (225.2) Avonals are the Paradise Sons of service and bestowal to the individual planets of the local universes. And since each Avonal Son has an exclusive personality, since no two are alike, their work is individually unique in the realms of their sojourn, where they are often incarnated in the likeness of mortal flesh and sometimes are born of earthly mothers on the evolutionary worlds.

20:2.3 艾沃諾聖子們是派到各地方宇宙個別行星上進行服務和贈與的天堂聖子。由於每個艾沃諾聖子都是一個獨特的人格體,沒有兩個是同樣的,在他們居住的領域裡,他們的工作是獨一無二的,在那裡,他們常常化身為凡人肉身的模樣,而且有時是由進化世界上的凡間母親所生。

恒芬:
十億個被派到各地方宇宙個別行星上艾沃諾聖子們,有可能經由凡間的母親而降生在進化世界上。

20:2.7 (225.6) 3. Bestowal Missions. The Avonal Sons do all, at least once, bestow themselves upon some mortal race on some evolutionary world. Judicial visits are numerous, magisterial missions may be plural, but on each planet there appears but one bestowal Son. Bestowal Avonals are born of woman as Michael of Nebadon was incarnated on Urantia.

20:2.7 3. 贈與使命。艾沃諾聖子們至少會有一次,把自己贈與到某個進化世界上的某個凡人種族那裡。審判性的造訪很多,執法使命可能是多次性的,但在每一個星球上,只會出現一個贈與聖子。贈與的艾沃諾聖子都如同內巴頓的邁克爾在玉苒廈投生一樣,是由一個女人所生的。

20:2.9 (225.8 ) In all their work for and on the inhabited worlds, the Magisterial Sons are assisted by two orders of local universe creatures, the Melchizedeks and the archangels, while on bestowal missions they are also accompanied by the Brilliant Evening Stars, likewise of origin in the local creations. In every planetary effort the secondary Paradise Sons, the Avonals, are supported by the full power and authority of a primary Paradise Son, the Creator Son of their local universe of service. To all intents and purposes their work on the inhabited spheres is just as effective and acceptable as would have been the service of a Creator Son upon such worlds of mortal habitation.

20:2.9 在他們為居住世界所做的一切工作中,執法之子們受到兩類地方宇宙受造物,即麥基洗德和大天使們(archangels)的幫助,在贈與使命中,他們受到閃耀昏星(Brilliant Evening Stars)的伴隨,後者同樣來源於地方造物。在每一次的行星工作中,第二類天堂聖子,即艾沃諾聖子們,都受到一位首類天堂聖子(primary Paradise Son),即服務地方宇宙的造物之子的全力支持。對所有意圖和目的而言,他們在居住星球上的工作,恰如造物之子在這類凡人居住世界的服務那樣,是有效且令人滿意的。

恒芬:
天堂聖子們無論是哪一類,為了宇宙的永恆進展,都互相支援彼此的工作。經由「光的課程」與《玉苒廈之書》的洗禮,我們這一群組的許多人,也在展現著天堂聖子們的本質。


20:3.1 (226.1) The Avonals are known as Magisterial Sons because they are the high magistrates of the realms, the adjudicators of the successive dispensations of the worlds of time. They preside over the awakening of the sleeping survivors, sit in judgment on the realm, bring to an end a dispensation of suspended justice, execute the mandates of an age of probationary mercy, reassign the space creatures of planetary ministry to the tasks of the new dispensation, and return to the headquarters of their local universe upon the completion of their mission.

20:3.1 艾沃諾聖子們被稱為執法之子,因為他們是各域的高等地方法官,是各時間世界相繼天命時代的裁決者。他們主掌沉睡續存者的喚醒,主持那一域內的審判,終結一個公平懸置的天命時代,執行緩行仁慈時代的指令,將新天命時代的任務重新分配給照料行星的空間受造物,並在完成使命後返回他們的地方宇宙總部。

恒芬:
早期的聯合國似乎受到啟發,試圖做執法之子們所做的事。但現在的聯合國已沒有仲裁及執行制裁的力量了……。不說了,說了會被批判說我所看到的是我的心識所造成的……;是因為我蠻橫,所以看到是一些蠻橫國家的作為……。有時我不免懷疑,這樣的理論是不是道德綁架是否也算是奶嘴道德論,讓你不要多想,不要批判。


20:3.3 (226.3) The arrival of a Paradise Avonal on an evolutionary world for the purpose of terminating a dispensation and of inaugurating a new era of planetary progression is not necessarily either a magisterial mission or a bestowal mission. Magisterial missions sometimes, and bestowal missions always, are incarnations; that is, on such assignments the Avonals serve on a planet in material form—literally. Their other visits are “technical,” and in this capacity an Avonal is not incarnated for planetary service. If a Magisterial Son comes solely as a dispensational adjudicator, he arrives on a planet as a spiritual being, invisible to the material creatures of the realm. Such technical visits occur repeatedly in the long history of an inhabited world.

20:3.3 當天堂艾沃諾(Avonal)聖子為了終結一個天命時代而開創一個新行星進展時代之目的,而到達一個進化世界之上,這未必是一個執法使命,或是一個贈與使命。執法使命有時是化身,而贈與使命則總是化身;也就是說,在這些任務中,艾沃諾聖子們的確是以物質形式在行星上服務。他們另外類型的造訪則是“技術性的”,在這類職責中,艾沃諾聖子們並不是以化身開展行星服務。如果一個執法聖子只是作為一個天命裁決者到來,他會以靈性存有的身份抵達行星,這對這個領域的物質性受造物而言是不可見的。這樣的技術性訪問,在一個居住世界的漫長歷史中會反復出現。

恒芬:
執法使命有時是化身,而贈與使命則總是化身。這麽說我們不一定知道或看到艾沃諾聖子來到地球上。但贈與聖子降臨時,我們一定能看到。20:4.5表示邁克爾的確做了再臨的承諾。有些新時代的理論說,基督再臨是指基督意識像天女散花般地普遍撤在地球人類的心識中,但聖經的啟示中斷然指出耶穌會再次降臨,時間也是一樣沒有人知道。在這裡啟示者與聖經的說法一致。


20:4.4 (227.2) Urantia has never been host to an Avonal Son on a magisterial mission. Had Urantia followed the general plan of inhabited worlds, it would have been blessed with a magisterial mission sometime between the days of Adam and the bestowal of Christ Michael. But the regular sequence of Paradise Sons on your planet was wholly deranged by the appearance of your Creator Son on his terminal bestowal nineteen hundred years ago.

20:4.4 玉苒廈(Urantia)還未曾接待過一個履行執法使命的艾沃諾(Avonal)聖子。假如玉苒廈遵循居住世界的普遍計畫,它應當在介於亞當時代和基督•邁克爾贈與之間的某個時候,被賜予一次執法使命。但在你們行星上,天堂聖子們的慣常出現次序,被一千九百年前你們造物之子在其最終性贈與中的現身所完全打亂了。

恒芬:
現在已是2019年了,既然中文版尚未出版,是否應改成兩千年前。


亞南:
啟示是1925年到1935年之間傳遞的,而耶穌則是於西元前7年8月21日出生,西元30年4月離世,故啟示者們提到耶穌是在1900年前的現身。


恒芬:
翻譯確實是應保持原文所寫的時間。

最終的贈與指的是第七次-最後一次的贈與嗎?後面會解釋為何這最終的贈與把天堂聖子們的慣常出現次序打亂了嗎?


亞南:
這最後一次贈與是我們地方宇宙造物之子基督•邁克爾、第611,121位天堂造物之子、也是第611,121個地方宇宙的創造者七次贈與使命中的最後一次,是這位造物之子獲取這個宇宙主權的最後一次使命。他在被釘上十字架離世後,經歷復活然後就回到天堂之父的臨在中,被賦予了這個宇宙的主權、即真正管轄權,他由此而被晉升為主位之子,在此之前他一直是天父對這個宇宙的代理管轄者。

在後面的第52篇中,啟示者們提到了一般正常行星所要經歷的七個天命時代,現在列舉如下:

1. 行星君王之前的人類時代。
2. 行星君王之後的人類時代。
3. 亞當之後的人類時代。
4. 執法之子之後的人類時代。
5. 贈與之子之後的人類時代。
6. 教導之子之後的人類時代。
7. 光與生命的時代。

按照正常順序,贈與之子應該在執法之子完成使命以後到來,不過由於我們的行星君王參與了路西法反叛,導致我們的造物之子親身前來冒險以結束這個星球的混亂狀況。等到他結束這次世間冒險後,路西法反叛也被正式宣告終結,後面開始了對各類反叛人員的天界審判。而這些審判一直持續了近兩千年時間,直至1987年和諧匯聚那時大多審判才告結束,人類的新時代從那時慢慢開啟。

我們後面接著要經歷執法之子與教導之子的到來,直到他們的使命結束,我們會最終安住於光與生命時代。


恒芬:
這些都會在第二部的地方宇宙中會談及。這也是為什麽我總是迫不急待地想跳到第二部跟大家談那有趣的天庭歷史故事。但如我們前面所說的,不理解第一部,將很難充分理解第二部。越來越理解啟示者何以做這樣的安排。只有請大家跟我一起耐心地一步一步瞭解整個宇宙及玉苒廈的歷史及其中的哲理了。


20:4.5 (227.3) Urantia may yet be visited by an Avonal commissioned to incarnate on a magisterial mission, but regarding the future appearance of Paradise Sons, not even “the angels in heaven know the time or manner of such visitations,” for a Michael-bestowal world becomes the individual and personal ward of a Master Son and, as such, is wholly subject to his own plans and rulings. And with your world, this is further complicated by Michael’s promise to return. Regardless of the misunderstandings about the Urantian sojourn of Michael of Nebadon, one thing is certainly authentic—his promise to come back to your world. In view of this prospect, only time can reveal the future order of the visitations of the Paradise Sons of God on Urantia.

20:4.5 玉苒廈也許還會被一位受命化身履行執法使命的艾沃諾聖子所造訪,但關於天堂之子的未來出現,即使連「天上的天使也不會知道這種造訪的時間或方式」,因為一個邁克爾聖子所贈與過的世界,會成為一個主位之子(Master Son)個人親身的領地(ward),因此完全在於他自己的計畫和裁定。而你們的世界,又因邁克爾的再臨承諾而更加複雜化了。無論人們對內巴頓的邁克爾在玉苒廈的逗留有什麼誤解,有一件事是確定無疑的 --即他將重返你們世界的許諾。鑒於這一前景,只有時間能揭示神之天堂聖子造訪玉苒廈的未來次序了。

恒芬:
當耶穌、基督•邁克爾再臨時,即便我們不能在有生之年躬逢其時,但只要遵循思想調整者的引導,我們還是會見到天堂聖子們。


20:5.2 (227.5) On Urantia there is a widespread belief that the purpose of a Son’s bestowal is, in some manner, to influence the attitude of the Universal Father. But your enlightenment should indicate that this is not true. The bestowals of the Avonal and the Michael Sons are a necessary part of the experiential process designed to make these Sons safe and sympathetic magistrates and rulers of the peoples and planets of time and space. The career of sevenfold bestowal is the supreme goal of all Paradise Creator Sons. And all Magisterial Sons are motivated by this same spirit of service which so abundantly characterizes the primary Creator Sons and the Eternal Son of Paradise.

20:5.2 在玉苒廈上,存在著一種廣泛的信念,認為聖子的贈與目的在某種程度上是為了影響萬有之父的態度。但你們的領悟應當表明,這是不正確的。艾沃諾及邁克爾聖子們的贈與是經驗性進程中的必要組成部分,旨在使這些聖子成為時空中眾族群和行星富有同情心的可靠執法者和支配者。七次贈與生涯是所有天堂造物之子的至高目標。這種服務精神如此充分地描繪了天堂首類造物之子和永恆之子的特性,它使所有執法之子們都受這同樣的服務精神所激勵。

恒芬:
以前聽一些基督教教徒說,耶穌為了取悅上帝以拯救人類而自願被釘上十字架。當時我就覺得上帝看到自己的兒子被釘上十字架而愉悅這一說是不合邏輯的。這種誤導的影響之深,至今仍然存在著。二十多年前的一個復活節,我曾在菲律賓看到年輕人脫掉上身衣服,接受鞭撻,他們認為這樣上帝就會原諒他們。在《玉苒廈之書》的第四部我們將對耶穌何以接受被釘上十字架的原因有個真正的瞭解。


20:5.4 (228.1) During the course of the long history of an inhabited planet, many dispensational adjudications will take place, and more than one magisterial mission may occur, but ordinarily only once will a bestowal Son serve on the sphere. It is only required that each inhabited world have one bestowal Son come to live the full mortal life from birth to death. Sooner or later, regardless of spiritual status, every mortal-inhabited world is destined to become host to a Magisterial Son on a bestowal mission except the one planet in each local universe whereon a Creator Son elects to make his mortal bestowal.

20:5.4 在一個居住行星的漫長歷史進程中,會發生許多天命時代裁決,並有可能發生多於一次的執法使命,但通常贈與之子只會在那星球上服務一次。每個可居住世界只需要有一位贈與聖子前來度過完整的從出生到死亡的凡人生活。遲早,無論靈性狀態如何,每個凡人居住的世界註定都要成為一個履行贈與使命的執法之子的寄居地,但在每一個地方宇宙中,只有一顆行星是由造物之子選擇做他的凡人贈與。

恒芬:
“每一個地方宇宙中,只有一顆行星是由造物之子選擇做他的凡人贈與”,我的印象中玉苒廈是邁克爾聖子耶穌最後一次贈與所選擇的星球,但忘了前面六次他把自己贈與到什麽地方了。只知道是成功的,也不曾有像在玉苒廈上這樣的災難。這點對嗎?


亞南:
是的,玉苒廈既是我們地方宇宙中最為不幸的一顆行星,也是最為幸運的一顆行星,因為它是我們地方宇宙的創造者從1000萬顆行星中挑選出來作為他最後一次贈與服務的世界。前面六次贈與他化身作為不同層次的受造物而服務,六次贈與都是在凡人受造物以上的層次,只有最後這次是化身作為凡人而經歷了這段充滿挑戰的人生。


20:5.5 (228.2) Understanding more about the bestowal Sons, you discern why so much interest attaches to Urantia in the history of Nebadon. Your small and insignificant planet is of local universe concern simply because it is the mortal home world of Jesus of Nazareth. It was the scene of the final and triumphant bestowal of your Creator Son, the arena in which Michael won the supreme personal sovereignty of the universe of Nebadon.

20:5.5 瞭解了更多關於贈與聖子們的知識,你們就會明白為什麼在內巴頓的歷史上,對玉苒廈有如此多的關注。你們這個渺小而微不足道的行星,之所以引起地方宇宙的關注,只因為它是拿撒勒耶穌的凡間家園世界。這裡是你們造物之子完成他最後一次勝利贈與之舞臺,在這舞臺上,邁克爾贏得了內巴頓宇宙的至高個人主權。

恒芬:
每個造物之子創造了自己的宇宙之後,要七次把自己贈與到他所創造的世界中,確實體驗那些世界的狀況之後,才能擁有管理自己所創造的宇宙的主權。邁克爾聖子選擇了玉苒廈做他最後一次的贈與是一個極大的挑戰與冒險。如果是我,應不會選擇玉苒廈這種野蠻、自私、心智未開,卻被一群自以為了不起的人掌權的星球。然而,《玉苒廈之書》有關邁克爾聖子化身為拿撒勒耶穌的啟示,令我感到無論目前地球的狀況如何,生長在這非凡的造物之子邁克爾聖子所創造的地方宇宙,是何其幸運啊。


20:5.7 (228.4) Though the possibility of disaster always attends these Paradise Sons during their bestowal incarnations, I have yet to see the record of the failure or default of either a Magisterial or a Creator Son on a mission of bestowal. Both are of origin too close to absolute perfection to fail. They indeed assume the risk, really become like the mortal creatures of flesh and blood and thereby gain the unique creature experience, but within the range of my observation they always succeed. They never fail to achieve the goal of the bestowal mission. The story of their bestowal and planetary service throughout Nebadon constitutes the most noble and fascinating chapter in the history of your local universe.

20:5.7 雖然在贈與化身期間,災難的可能性總是伴隨著這些天堂聖子,但我還未見過一個執法聖子或造物之子在贈與使命中失敗或失職的記錄。兩者都具有近乎絕對完美的出身,不可能失敗。他們確實承受著風險,真正變成像擁有血肉之軀的凡人受造物一樣,從而獲得獨特的受造物經驗,但在我的觀察範圍內,他們總是成功的。在完成贈與使命的目標上,他們從未失敗過。他們在整個內巴頓的贈與和行星服務的故事,構成了你們地方宇宙歷史上最崇高和最引人入勝的一章。

恒芬:
我們前面談過經驗是伴隨靈性成長的重要因素。而造物之子邁克爾聖子在地球悲慘的經驗居然是構成了我們地方宇宙歷史上最崇高和最引人入勝的一章,可見地球的野蠻在地方宇宙中堪稱罕有。否則邁克爾聖子的崇高不會如此突顯。

其餘四類沉降的神之地方宇宙眾子:

麥基洗德聖子Melchizedek Sons.
沃朗達德聖子Vorondadek Sons.
拉那南德聖子Lanonandek Sons.
生命載運者。The Life Carriers.

因尚在整理中,我們將在下期的摘錄討論



************************************************************************************

同學的分享

良蕙:
雖然讀《玉苒廈之書》我只是半吊子,但是已經很受益了... 宇宙的能量一波波的湧入,我完全知道自己是被祝福的,當我帶光的課程時,如果不是有一種來自較高層面的意識在帶領,我是無法帶光的課程的。

恒芬:
我發現光課的教師們如果放下自我,純然只是傳遞上師們在光課教材所的訊息,將比打著光的課程招牌,卻編自己的教材在帶課的老師,更能使學生們受這課程之益。教師們自身也能獲得光的上師們更大的支持與引導。


良蕙:
無論是讀《玉苒廈之書》還是讀「光的課程」,讀到的不僅僅是文字,而是那種因知曉宇宙的無窮大,意識層面自然就被擴展了好幾倍。我深深的感受到,我是被帶領的,所以從日常的生活的每一件事情中,以及因為我的回應而給予的更大、更深遠的指引,都令我很讚歎一切所發生的事。

恒芬:
你們所看到的《玉苒廈之書》啟示的翻譯,尚未修訂到我們想要達到的理想,因此我們附上原文。未來還要經翻譯團隊一次次仔細修訂後才會出版。但就目前所提供的,是我們修訂團隊包括亞南在內的五個人,一遍又一遍地在微細處打磨出來的,所以能在這初期便懂得仔細領會這些啟示的人真的是有福之人。


良蕙:
人類真的是一個很神奇的受造,從覺知到意識到思想到文字…就跟神性自我一樣…仿佛都是逐步的稠密化才落實地面的

恒芬:
來自從較高次元的思想意識確實是要化成較為稠密的思想語言,才能被人的腦意識所接受與吸收。但一旦契入這些靈性意識,它便又內化成較高的靈性能量,引導著我們逐步提升。


良蕙:
你們五個人的腦神經一定比我們要多好幾倍的突觸…

恒芬:
其他人或許是,但我的腦並不比一般人優秀,我甚至覺得比一般人笨拙。只是我的熱忱使我能與幾個優秀的人一起工作而已。目前為了保護修訂團隊的幕後英雄不受干擾,由我與亞南先拋個頭。未來他們必然是會露面的。

良蕙:
這份巨作要問世,果真是需要所有人放下自我,和諧運作,以期達到每一個層面的完全融合。這裡面有太多的心血與心意以及智慧與無私,但這也體現出大家的目標是一致的。這也是我可以安安心心傻傻地跟著閱讀的的主要原因……。

上期分享

恒芬:
上星期貼出有關深度思考一文之後,接到兩篇分享:


(一)

一舟:
這個話題挺有意思的, 我想湊湊熱鬧, 寫了點東西, 希望能分享出來。

人生如夢,
別怕路長夢遠,
總有星河照耀。

大眾媒體和娛樂,主流的教育,都屬於催眠信念系統,不少為了製造新聞而斷章取義,習慣於製造競爭,焦慮和衝突,都是在強化這個世界和身體的真實性。

當人人都習慣拿著手機不是在玩遊戲就是在刷新聞,時間都被外在佔據了,就沒有時間向內看了,沒時間放鬆和冥想,連發呆的時間都沒有了。

快速的慣性導致人習慣於唯物主義, 而且 經濟學研究的基本前提 : 理性人假設,即所有的人都是理性的,都在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

無私分享和服務他人的行為就變得非常稀有了,也會被認為別有用心(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如果換到靈性的角度看身體,會有兩個疑問:

大腦真的具有思考的功能麼?
平常肉眼看到的是被過濾的景象嗎?

肉身無非是根據被設定好的DNA編碼,從一個受精卵,不斷自我複製和分裂,然後來不斷細胞分化形成組織器官,讓靈魂相信肉身的真實性,經歷生老病死。

當人把時間和專注力都花在物質世界的投射,或者執著于物欲,自然對自我的認知,和無形的靈界交流也就幾乎沒有了。

把這具肉身當真以後,就容易患得患失,滋生種種痛苦而無法解脫, 導致陷入充滿評判的二元世界中,靈性成長緩慢。

以下是我總結的解脫的方法,希望能分享給大家:

1. 認清人生在世只是個以肉身為載具的夢而已,何必當真呢?何必計較得失對錯輸贏? 執著過去,造作,才是痛苦的來源。 (誰會計較夢中被人傷害,或者丟個錢包呢)

2. 放下評判, 評判是攻擊心靈的武器,心靈本不具備評判的能力,是後天學習來的. 主流媒體通常習慣評判。

3. 把一切放慢,大量的冥想,沉潛,恢復自我的神性,恢復與天使和指導靈的交流,與天堂之父的意志合一。

4. 心靈的自律, 內觀自己的念頭和想法, 撤銷自己的執念和緊張感, 讓自己全身心放鬆下來. 找出負面的想法的根源。

5. 和朋友分享交流靈性體驗。

6. 讚美自己的神性, 提升自己的頻率, 樂觀,富足,完美,唯愛永恆。

7. 讓那些世俗的條條框框的約束都消失吧,把噩夢替換成美夢。

8. 有事寬恕,無事祈禱。

其實認清只是個夢的時候, 執著就沒有了, 這一點非常重要, 就好像清明夢, 身心都會變得輕鬆起來, 我是深有體會的。

(二)

丁敏:
本文指出,1995年全球500多位精英在美國三藩市舉行的一次會議上,為應對全球化帶來的財富集中在全球20%的人手上,而另外80%的人則被“邊緣化”,如此貧富差距的加劇拉大。為了要消解80%人口的多餘精力和不滿情緒,轉移他們的注意力,美國高級智囊布熱津斯基認為,唯一的方法,是給這80%的人口,塞上一個“奶嘴”。讓他們安於為他們量身訂造的娛樂資訊中,慢慢喪失熱情、抗爭欲望和思考的能力。

這個“奶嘴樂”戰略,一是發展發洩性的產業,如發展色情業、賭博業,植入暴力型影視劇、遊戲,集中報導無休止的口水戰、糾紛衝突,以操縱人們的心智模式,腐蝕人們的心靈。

二是發展滿足性的產業,具體策略是如報導連篇累牘的無聊瑣事——娛樂圈新聞、明星花邊、發展廉價品牌,各種小恩小惠的活動,以及偶像劇、綜藝等大眾化娛樂產業,不斷地對大眾植入弱智的程式,讓他們喪失上進心和深度思考能力,使大眾的信念系統被媒體及政府牽著走。

這樣的結果 是把很多低頻混亂的振動,釋放到大眾的生活和空間,擾亂大眾的神經網路系統、破壞大眾的氣場,空洞大眾的心靈,弱智大眾的思考,總結而言就是用愚民政策,塑造一個普世的弱智化、空洞化、膚淺化,被牽著鼻子走的信念系統,以鞏固既得利益者。

所以當本文作者意識到這是一個已發生的、全球化的,讓芸芸眾生意識沉淪,理智體僵化,情緒感受體迷失沉淪的陰謀策略,其振聾發聵地擘析這個陰謀,呼喚大眾意識與心靈覺醒,呼喚大眾以具體行動衝破這個無形的禁錮。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光的課程討論區 首頁 -> Sunday Brunch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